外室嫣嫣一笑,大人意乱情迷了精选小说
  • 外室嫣嫣一笑,大人意乱情迷了精选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白苏月
  • 更新:2024-04-03 10:25:00
  • 最新章节:第9章
继续看书
热门小说《外室嫣嫣一笑,大人意乱情迷了》是作者“白苏月”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妍芯陆杰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国子监的千金,因一场冤案导致父兄流放,母女为奴。突如其来的一碗合欢醉让她和当朝首辅来了一场亲密沟通,从而做了最宠爱的外室。首辅为她抗旨拒婚,百般宠爱,原以为凭借献身攀上首辅,就可以为父平冤昭雪!正当她沾沾自喜时,才发现这只是一场甜蜜的陷阱……...

《外室嫣嫣一笑,大人意乱情迷了精选小说》精彩片段


这天晚上,陆杰祯在前院书房待到半夜才走,临出别院时,他正好碰到要回内院的知春。

知春止步,同他行礼问安,陆杰祯便问她这是从哪里过来。

知春道,“这两日晚上阿爹咳得厉害,我娘不放心,请大夫抓了两副药,让我给他送去。”

知春的爹是前院的大管事虞叔,平日轮著当值的时候,他人一般都睡在前院的仆役房中。

陆杰祯点点头,又问知春,“给她敷了药没?”

一个“她”字,看似说得含糊不清,但知春却立刻听懂了陆杰祯的意思。

“已经给姑娘脸上敷了药,腹部那儿奴婢想着明儿再看看,方才伺候姑娘净身的时候奴婢瞧着好像没有肿,不过确实有淤青。”

知春如实道。

陆杰祯“嗯”了一声,正要走,忽听知春喊了他一句。

“爷……”

“说。”陆杰祯止了步。

“方才入睡以前奴婢和姑娘闲聊了两句,姑娘似有心事,知道奴婢是家生子以后便说了一句卖身契什么的……”

知春倒也不是和陆杰祯告状,她只是看到沈妍芯带着一身伤回来,便知她肯定是在外头吃了亏,多少有些感同身受罢了。

“卖身契?”陆杰祯眉目微沉,“什么卖身契?”

“奴婢不知。”知春摇头,“姑娘也没同奴婢细说的。”

陆杰祯略有所思地点了一下头,吩咐知春好好照顾沈妍芯,方才转身绕出了照壁。

接下来几日,陆杰祯都没有回过别院,沈妍芯落了个清闲,便待在屋里养伤。

在知春的悉心照料下,她除了小腹上的淤青散得还有些慢,脸颊上看着已无大碍了。

可这清闲的日子倒真是让沈妍芯有些无所适从了。

记忆中她仿佛从来没有这般无所事事过,白天能睡到自然醒,起了身便有热气腾腾的饭餐端上桌,用完了膳也不用她收拾,她便在知春的指引下开始从外到里逛院子。

逛熟了以后沈妍芯才知道,这隐竹院其实很大,四进四出,悬梁厚瓦连天壁,说是别院,其实一点也不亚于旁的那些高门府邸。

整座院子,最别致的地方当属院中的那一方竹园。

时近初春,竹林间已见星点葱郁,有一条蜿蜒清溪从林间流淌而过,积在尽头的六角亭前,汇成一汪浅潭,潭水清澈,内养锦鲤,活泼野趣可见一斑。

于是沈妍芯也终于知道,为何这院子唤命“隐竹”了。

然后,沈妍芯也发现在六角亭的后面还有一间屋子,屋门崭新,门上却落了铜锁。

傍晚,知春来给沈妍芯送药,沈妍芯留她用膳,两人闲聊起来,沈妍芯自然就把话题引到了竹园深处的那间屋子上。

结果知春闻言却惊了神色,“姑娘进去了?”

沈妍芯摇了摇头,“不曾,那屋子锁著,进不去的。”

知春一愣,方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道,“也对,奴婢这是糊涂了。”

她说著放下了碗筷,随即郑重其事地看着沈妍芯又道,“不过姑娘以后若是没事还是别往竹林深处走才好,要是去园子里散散步或者喂喂鱼是无妨的,只是那屋子,姑娘千万别再靠近了。”

“那是什么地方?”沈妍芯点点头,却也不由心生好奇。

可知春竟也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只知道那里是爷三令五申旁人不得靠近的地方,主子吩咐的,我们便要照做。”

“你放心,那地方我以后不会再去了。”沈妍芯难得见知春一脸肃然,便郑重地应了下来。

而宫中的陆杰祯,此刻也沉着一张肃杀冷然的脸,正目露寒光地看着面前紧咬嘴唇的万宁郡主。

今晚皇后娘娘设宴中庭,除了后宫各嫔妃之外,还请了许多官宦世家的姑娘们。

这其中,万宁郡主自然在列。

本来女眷晚宴并无男客,且陆杰祯又远在东华门后殿,按说是怎么都不会碰见中庭的人的。

但偏偏万宁在席间听得今晚陆杰祯留在内阁议事,她便伺机从宴席中找了借口偷溜出来,一心要找陆杰祯把那日在穆王府的事问个明白。

谁知当她费劲跑到文渊阁,看到刚议完事准备出宫的陆杰祯时,却脑子一嗡,说不出一句话来。

“郡主想做什么?”两人立于甬道之中,乍起的夜风将陆杰祯的声音吹得生冷。

万宁不由打了个寒颤,然后才在陆杰祯逼仄的眼神中故作镇定地开口道,“我想知道,你为何要抗旨拒婚?”

孝帝有意撮合陆家和穆王府,这在朝中几乎都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自打万宁郡主知道自己择日就会被皇上指婚给陆杰祯后,她心中确是窃窃暗喜的。

陆杰祯此人未满三十便执掌内阁,如此年轻的首辅本就是大周朝鲜有的政道奇才,更不用说陆杰祯还生得一副好皮囊,面冠如玉剑眉星目,哪怕不说不笑只往那儿一站,就能迷倒上京城里许许多多的贵门千金。

所以万宁便天天掰著指头在那儿算日子,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成为了最引人注目的首辅夫人后是如何的风光无限、羡煞旁人。

可偏偏陆杰祯是个头硬的,皇上还未赐婚,他就旁敲侧击地想把这事儿给婉拒了。

这口气,让自幼就是金枝玉叶被待如公主般的万宁如何咽得下?

所以这才有了穆王府里她往醒酒汤中下合欢醉的戏码。

“郡主以为呢?”陆杰祯闻言一笑,偏了身往马车上一靠,大有奉陪万宁到底的架势。

万宁就是被他这“无所谓”的模样给惹恼了,当即更觉得自己那日甩沈妍芯的巴掌甩少了,便冷笑道,“陆杰祯你别得意,得罪我穆王府,能让你吃不了兜著……”

可她话还没说完,却见面前的陆杰祯忽然站直了身,扬起了右手。

万宁下意识以为他这是疯了要甩自己耳光,便立刻堪堪地护着脸弯腰一躲。

结果陆杰祯的讪笑声便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呵呵……原来郡主也会怕?”

万宁猛地抬头,见陆杰祯方才扬起的右手此刻正抓着被风吹乱的车厢门帘,满眼戏谑。

万宁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整个人气得都瑟瑟发抖起来。

偏陆杰祯连半点台阶都不愿给她下,竟倾了身凑到她眼皮子前,压着声音出言警告道,“郡主怎么管教自己的奴才下官管不著,但是下官的人,还轮不到郡主来教训。俗话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郡主撒气以前可要掂量清楚了,这气撒出去了,是不是也能承得住后果!”

小说《外室嫣嫣一笑,大人意乱情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