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篇章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
  • 完整篇章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苗家
  • 更新:2024-04-08 13:30:00
  • 最新章节:第10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由网络作家“苗家”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苑明皙曲知遥,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双洁 身份悬殊 近八岁年龄差 高岭之花落神坛)27岁,在重组家庭长大,自卑社恐的曲知遥,多年辛苦积攒买下的小房子迎来的租客居然是来自省城、时年34岁的大人物苑明皙。自此之后,她房子内水电气暖频频发生故障,忙碌一天的她总会在傍晚时分接到苑明皙的投诉电话。她能明显感到,这位租客不太好伺候,可也只能忍气吞声,更不敢提前解约。 再接着,习惯像只鹌鹑一样缩在人堆里的她,发现自己总是被无故推到人前:她通宵达旦写的调研报告不会再被别人抢了功劳;她小声嘟囔的创新点子也会被人听见。 同事们都在议论,说是她交了上等的桃花运,高冷大领导那双目空一切的眼睛总是追着她跑。这怎么可能?前途一片光明的大领导怎么会看上微不足道的她?就算是他们曾阴差阳错、春风一度,又能怎么样?曲知遥很有自知之明。直到某天,她好脾气地忍受着相亲对象的傲慢时,却被那个大人物拽到了民政局门口。“就这么着急嫁人?”苑明皙双目赤红,声音也不再如雪山上的清泉般冷冽,“要是你不嫌弃我老,就嫁给我好了!”...

《完整篇章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精彩片段


计划没有变化快。当天下午,林振接到临时通知,去省里培训了。

曲知遥只等到舅妈的鲁晓梅,便硬着头皮,将事情的始末讲给舅妈听。

没想到,舅妈听完的反应竟然是:“你说什么,你提出分手还不算,居然还用杯子砸人家?遥遥,看你老实巴交的,还真令我刮目相看啊。你知道,人家宋文家是什么条件,你陈娟阿姨连你们的婚房都买好了,就在她们家小区,几百平的一栋大别墅。你以为自己考上公务员就很了不起了,你挣的那点工资,一辈子也买不起那样的房子。人家不挑你,你还要挑人家。”

“舅妈,不是的,是宋文总是误会我,他还和我动手……”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你自己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么?”

听见舅妈这么说,曲知遥已不想将淤青的胳膊给她看,也不想将自己被扯坏的西装外套给她看。

她想着既然对方不信自己,解释也没有用,就只是说了句,“我会给陈娟阿姨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和宋文分手的事。”

不出所料,接到电话的陈娟吱哇乱叫起来,说着:“要不是看在你舅妈的份上,怎么会同意让我儿子同你这个破落户处朋友,你自己行为不检不说,还倒打一耙。我是看在你舅舅、舅妈面上,对你伤了宋文的事不追究了。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单亲家庭出身,连陪嫁都拿不出的小公务员能找到什么样的男朋友!”

曲知遥被气得直哆嗦,一颗心在胸膛里翻上翻下,“你相不相信是你的事。只是别让宋文再来我单位闹。”

“你还尽想美事呢!我儿子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非要找你,非要去单位闹你?”陈娟肚子里墨水不多,二十几年前,是在家具市场起家的,和人吵架抢客户是家常便饭。见儿子可怜巴巴,便再也懒得维持长辈的风度。

这一晚,曲知遥如何能睡着?

她想着单位里的人会议论纷纷,想着宋文或许还会在外面泼她脏水。还想着自己的27岁就快要过完了,居然还连场正常的恋爱都没谈过,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当初还以为考上公务员就万事大吉了,谁知道,生活的艰险可比考公的压力大多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自然要同闺蜜肖乐说。

肖乐是她的大学同学,枫市人,个子不高,生着一张圆脸,笑起来嘴角右侧有个小小的梨涡。性格和她截然相反,是个随遇而安的乐天派。考公时,肖乐本来要抓阄决定考去哪里,可见曲知遥报了静海县,也觉得静海县不错,再加上这是个小县城,竞争不是很激烈,于是喜欢与人打交道的她考取了窗口单位——静海县营商局。

肖乐的家境不错,人一到静海县,家里就给买了房子,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

当听到曲知遥说同宋文分手时,她一点也不意外。

“遥遥,之前我暗示了你几次。上回吃日料时,你去洗手间,宋文转头就说你不好,走到哪里都愿意同男人搭讪,简直要每天盯着你才放心。可我想着,咱们北方男人在外面总爱说说大话,充充面子。再说,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宋文家庭条件好,人带出去也有面子,我也就没深说。”

肖乐又道:“还有件事,我也是不久前知道的,宋文妈妈之所以会在咱们静海县建分厂,完全是冲着你舅妈的面子。据说,你舅妈已同县领导打了包票。你知道,他们领导层都有招商任务的。”

怪不得,舅妈听见这件事这么激动。知道了这层因由,曲知遥的心里便没那么委屈。她知道舅妈这人事业心重,又极爱面子。听陈娟阿姨方才的态度,很有可能因她这件事迁怒于舅妈。

没想到,看似大大咧咧的肖乐居然这么细心留意她的事情,也没有冒失地给建议,曲知遥心中很是温暖,眼圈也红了。

“遥遥,我看这是好事情。我可不愿意看你将来从大别墅里哭天抹泪地跑出来。怎么,全天下只有宋文一个男人了?这个周末你和我回枫市,我就给介绍个天字第一号好男人,保准各方面都碾压那个渣男!我看那个陈娟还有什么话说。”肖乐本想着平心静气,可越说越激动。

“你消消气,有这么个天字第一号的,你还是先把你自己打发出去吧!”曲知遥对自己的情况心知肚明,在静海县都要被人挑挑拣拣,更何况在省会枫市?她知道闺蜜对爱情很是向往,只是眼界太高,一般人她看不上。

“那你以后还打算在你舅舅家住么?要我说,还是搬出来的好,又不是没地方住,你不是说,之前那租客上个月到期了么?”

听了这话,曲知遥心里才有点底。

她想着,舅妈因表姐没考上公务员的事,加上又到了更年期,看她就不顺眼。这又出了这档子事,日后的相处肯定更加别扭。

在重组家庭生活多年,曲知遥最大的愿望就是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独立的空间。她从上大学时,就精打细算,妈妈给她汇的钱,她都存下了。再加上,她喜欢写网络小说,虽说名不见经传,可每月也能有将近一千元的收入。

大学四年,她竟攒下了四万多元。得知她要省考时,妈妈给她汇了三万元,用来参加培训班。她将这笔钱也攒下,暗暗下功夫,靠自己听讲座刷题通过了笔试,只在面试时报了个面授班。

曲知遥工作了一年半之后,便用公积金在肖乐住的玫瑰之约小区买了一栋七十平的小房子,静海县很小,房价很低,又因是第一套住房,利率很低。她的存款除掉付了首付,还余下钱做了简单的装修。当时,舅舅家的氛围还没有这么糟糕,舅舅又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独自住在外面,她就先将房子租了出去。

“嗯,明天下班,我就去趟中介,把租房信息撤回来。”想着自己平白无故受了许多窝囊气,但总能有个地方落脚;想着工作再不如意,也总算是旱涝保收,身边又有这么个好朋友,曲知遥沮丧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小说《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像是个清吧。”

“就冲这个名字,咱们也要去凑凑热闹。”

苑明皙对凑热闹丝毫不感兴趣。他想的是马燃能给本单位的人发,势必也会给外单位的人发。跨年那天,保不齐会遇见县里的熟人,这本就是很尴尬的事情。

可是他又想马燃同肖乐、曲知遥都熟识,万一她们也存着同姜陵一样的好奇心……

“同事亲属开的店,你要是有兴趣,咱们可以去坐坐。不过你要管住嘴,即使失望的话,也不要说三道四,给人留些面子。”

姜陵:“我又不是什么暴发户,怎么会跑到你的地头上挑肥拣瘦。大领导来静海县一段时日了,有没有什么新朋友,叫出来一同去呗,跨年么,人太少了,有什么意思?”

姜陵本就是为了那个传说中让苑明皙神魂颠倒的女孩而来,可是他话不能说的太直接。

“新朋友?”苑明皙摇了摇头,“和副市长周也接触比较多些,可原来在省里的时候就认识,也不算是新朋友,你想见见他?我可以给他打个电话。不过跨年时候他应该回枫市内,今天晚上不知有没有时间……”

姜陵:“副市长?算了算了,你还是饶了我吧。平时应付客户都叫我头疼,好容易休息了,还要应酬领导?我又不走仕途。你就没认识平常一点儿的,没有什么官职的,接地气的新朋友吗?”

“没有。”苑明皙斩钉截铁,“一直在忙。”

其实就在将姜陵问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已经浮现了曲知遥的脸。也有些日子没见到她了,不知道她怎么样。

姜陵所说的冷处理,他倒是照做了。可是一旦冷处理下来,这个人真的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好在元旦前真的很多事情要忙碌,分散了他惦记她的心。

“再见爱情”酒吧在安顺市中心的黄金地段。

如同肖乐所说的那样,何抗抗接到邀约完全没有推辞,他甚至专门去做了发型。

原来他的卷毛是自来卷儿,大概是怕肖乐再称呼他为卷毛,他居然将头发拉直了,可拉直的效果并不好,他便一鼓作气的剪成了寸头。

曲知遥看着骤然换了发型的何抗抗莫名有些想笑,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发型看起来比之前干脆利落的多,人也显得更加成熟了。其实何抗抗长得不错,只是因娃娃脸看着有些像小孩,剪了这个硬汉的发型倒是改变了他的气质。

何抗抗:“肖乐,很高兴又和你见面了。”

“何院长,你这句话怕不是真心的。要是没我在场,你可能会更加高兴。”

“这是哪里话?跨年总是人多才热闹。”

这天的天气很好。是安顺市入冬以来少有的暖和天气,走在街上不用戴手套,也不觉得冻手。这一路车开过来街上已满是新年的气氛,成群结队的年轻人脸上都挂着朝气蓬勃的笑容。

不管日子过得如何,辞旧迎新总是最美好的愿景。

“不知道好不好停车?”曲知遥总是会在应该很高兴的时候忧心忡忡,她不停的给肖乐递眼色,不让她将话说的那么直接,免得大家尴尬。

肖乐:“怎么会没有停车位?我早就告诉马燃,给咱们占好位置了,还有座位也是好位置。不是说晚上有节目么,我让他安排个离舞台近些的。”

曲知遥道:“会不会太麻烦马主任了,今晚人家生意肯定好,我们就三个人,占了那么好的位置。”

小说《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挂了电话,曲知遥一颗心在胸膛里不争气地狂跳,她混乱地穿好衣服,见苑明皙还躺在那里看着她,没有起身的意思,甚至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她还是清了清嗓子,她甚至不知该怎么称呼苑明皙了,“领导,我昨天喝多了。领导,你也喝酒了吧。这件事,你就当没发生过。一会儿,我闺蜜还要来找我,我……我……”曲知遥焦急得要哭出来,“领导,你能不能先走?”

苑明皙素来谨慎,昨夜那样,是酒精作用,还有,就是被压抑得太久了。可事情已经出了,他也不能不认账。只是,从曲知遥租给他的房子,还有她的穿着打扮上看,这个女人和他的生活环境相差巨大。而且,他人才刚到静海县,好多双眼睛盯着。若是,对方想要公开关系,他应该是做不到。

不过,私底下倒是可以这样有来有往。想到有来有往这几个字,昨晚那一夜迷乱又不断在脑海中闪现。嗯,这体验却还是不坏。曲知遥的五官其实不如徐晶晶,可是组合起来却很令人舒服。

还有,若不是这么坦诚相见,他也不知道曲知遥的身材这么好……

可,原本还在极力理清他们关系,寻找最优解决办法的苑明皙,听见对方居然在撵他走。

本还以为对方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可见曲知遥眼睛红红的,是真的快要哭出来。她是当真在撵他走!

所有的设想统统都用不着了,苑明皙心里有点失落。不知昨晚热情似火的曲知遥,怎么忽然变脸。难道他的表现并不好,就像徐晶晶所诋毁的那样,差点意思?

见苑明皙沉默不语,曲知遥更觉得自己先开口是明智之举。都是成年人了,阴差阳错发生了这件事,她没办法,也只能接受。

之前,和宋文在一起时,宋文明里暗里提过多次,要和她捅破那层窗户纸。她都拒绝了,她并不是那么保守的人。可尽管宋文外形不错,可是和他在一起时,她完全没有凑近他的欲望。

昨夜,在那最痛楚的时刻,其实她已经清醒大半,她想若是在那个时候叫停,苑明皙也不会强求。可见,她的内心深处。是很想放纵一次的。或者,她并没有那么醉,只是对眼前的人有点上头而已。

她对苑明皙不排斥,没有恶感。甚至在后半夜,她适应了之后,有点沉溺其中。可这不能代表什么。

马燃说了,苑明皙也许用不了两年就离开。

所有人都知道,他前途光明。

可是她呢?除了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身无长物。

他们的差距显而易见。

自从妈妈离开之后,她便知道,人活着便不能太理想化,生活并不会那么慷慨。

特别对一些人,不但不慷慨,还会很刻薄。

再说,她虽然听见孙涵美在办公室里议论说,这个苑县长是个钻石王老五。可就算他没结婚,以他这个年纪,还有这个身份,怎么能没有一位和他旗鼓相当的另一半?

就算他自己不上心,他家里怎么会不着急?

她不能将他在空虚寂寞冷的时候,释放出的一点温存,当做是生命中的一缕阳光。

那缕阳光是不真实的,是经不起推敲的。

她需要深深扎根泥土,靠光合作用自己长出枝丫,而那种虚假的阳光根本对她没有任何帮助。只会让她生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想到这里,她豁然开朗。再也不像刚才的那般局促,而是大大方方地说道,“领导,你先走,可以么?”

苑明皙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见电话铃声响起,“是,肖航,嗯,我没来你这里,后来老爷子来电话了。”

听见苑明皙这么说,曲知遥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他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走到门口,曲知遥追了过去,“领导,你等一下!”

“嗯?”苑明皙放缓了步子,心里升腾出些许渴望。他想着,这人还是口嫌体直,撵走他,又后悔了。

女人,也许就是这样。

“领导,昨晚你没戴……你放心,我会自己买药吃的。”曲知遥想事情都爱做最坏的打算,推己及人,她想着,苑明皙回去之后,偶尔发犯合计,担心她哪天顶着个大肚子上门要挟。

给人增加麻烦就不太好了,她说完之后,很是轻松,她料想,苑明皙听了之后也会很轻松,怎料,他冷冷说了两个字:“随你!”

然后就重重地摔上了门。

曲知遥无心理会大人物的喜怒无常,她还在肖乐赶来之前,将那一室旖旎的痕迹统统除掉。

可看见那一抹殷红时,她的脸又开始发烫。那些荒唐的场面,她孟浪的举止,总是会浮现在她的脑子里,还有苑明皙那不管不顾的样子,尽管她没有经验,可觉得他的体力还是不错的。想到这里,曲知遥命令自己马上停止想这个不祥之人,阻止自己继续上头。

肖乐贴心地带了锅贴和豆浆过来,“遥遥,你也想不到吧,苑明皙居然是我哥的大学同学。这天大的好事让咱们两个赶上了!这回咱们两个外地人在静海县腰杆子壮了。”

肖乐的声音极度亢奋,可任凭曲知遥如何假装,也做不出太过惊讶的表情。

“我没惯着我哥毛病。让他给苑明皙打了电话。苑明皙听说是和咱们两个吃饭,也没有拿乔,看来我那老哥还是有点面子。正好,咱俩白天还要去逛商场。买几件好看衣服,晚上去会会这位苑县长。”

晚上去和苑明皙吃饭?曲知遥可没有这个心情,她巴不得以后再也不用见到那个不祥之人。

“乐乐,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我晚间要回川柳一趟。我爸说,有点事让我回去。”

“说什么事了么?”肖乐知道闺蜜家庭状况复杂,也没有深问,“会不是你舅妈将你和宋文分手的事情告诉他了?”

“应该不会,舅舅培训还没回去,舅妈不会那么冲动。再说,她一向都看不上我爸的。”

“家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回静海县吧。回咱们的地盘好好歇歇,反正你的东西搬过去了。”

曲知遥看着肖乐这般体贴,更是有点心虚,自己藏了这个大秘密。可若是和别人的话,她肯定不会隐瞒。主要是对方来头太大,她们都还是在静海县。

肖乐的性子又那么爱冲动,还是瞒着她比较好。

她爸爸是打过电话过来,内容就是要钱,不消说,就是继母撺掇着。说是小弟是要买什么学习资料,需要多少多少钱。还拿当年送她去补习来说事。

“爸,你知道我一个月就挣那么几个钱,女孩子总要买点化妆品,多准备几件衣服。还有上班就要随人情。剩下的钱还要给舅舅家交伙食费。你实在要是缺钱,我就把交给舅舅的伙食要回来。你看行不行?”曲知遥故意说道,她知道她爸绝不敢来招惹舅舅。而且,她奶奶之前给他们留下一栋老房子动迁了,他们根本不缺钱。

至于她自己买房子的事,她干脆提都没提过。

小说《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