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王妃又在辣手摧花
继续看书
看着周遭的环境,云汐月不由得怒气冲天!作为一代玄门巨擘,千年鬼王,竟然重生在一个三岁半的小娃娃身体里!更加可气的是,小娃娃受尽欺凌,那些所谓的姐妹们竟然将其关在猪圈里!是可忍孰不可忍,云汐月小手一挥,抱紧那位战神爹爹的金大腿,虐渣打脸毫不手软,定要为原主报仇雪恨!

《废柴王妃又在辣手摧花》精彩片段

东洲大陆。

玄日城,云家最偏僻院子旁的猪圈里。

一个浑身脏污,布满掐痕,蓬头垢面的干瘦小女孩躺在地上,大约只有三四岁。

一个婆子正在给她放血,手腕全是新鲜的刀痕。

旁边粗壮婆子用力挤血,却还是没满一碗。

“二小姐,放不出血了。”

穿着粉红长裙的十来岁艳丽女孩云天娇见此,天真无邪的随口道:

“那就割深一点。”

小女娃闻言,奄奄一息的求饶道:

“求求二姐姐,不要再放我血了,我疼。”

“五妹妹,一点疼怕什么,难道你不想大姐姐的病好了?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她可是亲姐姐!”

云月娇说着,扫了一眼旁边地上满满的猪食,突然愤怒无比:

“肯定是你吃的不够多,才没血的。哼!快把这些吃了。”

婆子当即抓住小女孩枯草一样的头发,粗糙的大掌啪的打在小女孩脸上,指着地上的一大坨猪食道:

“五小姐,你竟然敢偷偷不吃猪食,难怪没血!”

小女孩干瘪的脸,顿时肿起一大块,嘴角流出了血。

面前是又馊又臭,还混着猪粪的猪食。

小女孩懵懂的眼里带着惊恐连连想后退。

这个太难吃了,她每次吃完又拉又吐,肚子特别痛。

“五妹妹,快吃吧,不吃的话,我可要让人亲自喂你了。”

小女孩不住摇头,眼里全是绝望。

为什么二姐姐要这么对她,为什么父亲继母都不管她!

……

此时玄日城五里外,一群声势浩大先天镜强者,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云府。

他们风尘仆仆,脸上全是骇人的杀意。

为首的面容刚毅的男人云战天,乃西洲大陆最强战神,号令天下!

此刻他浑身煞气冲天,带着毁天灭地的暴戾杀意。

五年前他承诺永生不会再踏入东洲大陆一步。

但半个月前,突破最高境界后,出现了血脉感应,才知道他竟有一个三岁半女儿,还在吃猪食!

那一刻他就发誓,即使违背诺言,也要将伤他女儿的杂碎,全都碎尸万段!

“小月儿,再等等,为父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

云家猪圈。

婆子见云天月不肯吃,恶从心起,直接将她的头狠狠按进猪食里。

“砰”的一声。

小女孩浑身一抖,身子一软,彻底没了动静。

婆子感觉有异,提起小女孩的头发,头破血流。

原来小女孩竟是磕到猪食下的凸石,直接死了。

婆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手里的尸体甩到地上,惊慌不已:

“二小姐,怎么办,五小姐死了,那大小姐的病……”

云月娇慌乱几息后,色厉内茬的训斥婆子:

“慌什么,云天月死了才好!正好取了她的心,说不定能一次治好大姐姐的病,也不用再喝血了!”

云月娇越想越觉得可行。

看到云天月死了,别提多解气了。

云天月不过是出生时天降异象,就能和少城主结娃娃亲,!

幸好一年前测出是个完全不能修炼的废物,否则,风头都被她抢光了。

云天月死了,父亲说不定更高兴府里能少养个废物。

就是可惜,不能继续用云天月吃了猪食的血,去恶心那位嫡大小姐了!

“对对对,那我现在就把五小姐的心抛出来!趁新鲜。”

婆子连忙附应,拿着匕首就蹲下,要去划开小女孩的胸膛。

好痛……

全身如同千万只针在狠狠扎着。

云天月迷茫的睁开眼,眼里没有之前的懵懂和绝望,只有噬骨的冰冷。

这是哪里?!

她渡劫时明明被劈的魂飞魄散,不可能还活着!

这时,脑中“轰”的一声,一大断不属于她的记忆被强行塞入。

她怔愣在原地。

原来,她穿越了,还穿在将军府一个三岁半的废物嫡小姐身上!

原主生母被囚禁,生父不管,继母和她孩子从小磋磨。

出生时天降异象,幸运和受宠的九皇子订婚。因此惹了继母和云月娇的嫉妒愤恨。

可半年前测试时,才知道原主是个毫无修炼天赋的废物,成了全京城的笑话。

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因为注定是废物,全府上下都明里暗里肆意欺凌原主。

身上经常被掐的青紫,婆子还会故意用针扎她。

稍微犯点错,就被关猪圈,吃猪食。半年前更是因为一母同胞的亲嫡姐,需要她的血治病,隔三差五还被放血!

原主身体虚弱不堪,刚才稍微一磕,就咽气了。

云天月看着记忆,就愤怒的想杀人。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下得去手!

说什么用她的血治病,简直狗屁!

她云天月乃二十世纪隐世玄门最年轻的家主,风水界第一巨擘!意外早死,也是二十一世纪整个玄门都敬畏供奉的祖师爷,最强的千年鬼王!

即使变成五短身,又岂会容忍别人欺凌她!

婆子刚给云天月翻了个身,刀要落在云天月的胸膛。

下一刻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双嗜血冰冷,如同恶鬼一般眼神。

“啊啊啊!鬼啊!”

婆子被吓得狠狠一抖,一把坐到地上后退了好几步。

云天月没理会对方,两脚一蹬就帅气的站起来。

谁知身高预估错误,用力过度,还没站稳,就一屁股坐地上去了。

艹,失误了!

云天月脸色当即难看的一咕噜爬起来,面无表情的拍了拍屁股上沾到的灰尘。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云月娇也只有十来岁年纪,再早熟,此时也有些害怕。

“当然是索命的厉鬼!”云天月表情冰冷,看着云月娇的面相,奶声奶气的开口:

“云月娇,你阴狠歹毒,很快就会穷困潦倒,家破人亡,最重要的是,你活不过二十!”

如此霸气的话,不会因为身高和年龄问题而减了气势,依旧威慑力十足。

两人十分恼怒,自己竟会被一个三岁小娃给震慑住!

云月娇缓过神来,猜到对方没死!

听到云天月敢咒自己早死,她一脸阴沉的开口:

“云天月,你的贱命真是硬!我早不早死不用你担心,但你今天就会死,给我挖了她的心!”

婆子二话不说就上前,拿着匕首,凶神恶煞的刺向云天月。

云天月伸手小短手,有力的抓住了婆子的手。

婆子和云月娇都愣了一下,她竟敢反抗?

婆子看着那只自己一捏就能捏碎的小手,目光一狠,就重重一个用力。

咔嚓!

“啊啊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婆子捂着自己被拧断的手,惊恐不已。

怎么可能!

她可是后天境二层的武者,却被毫无修为的一个三岁小娃拧断了手。

不、这不可能!

婆子脸色痛苦,更多的是狰狞。

这里的修为,后天境一到十层,接着先天境初期,中期、后期以及巅峰。再突破的话,就是传说中的玄天境。

但整个五洲大陆,没听说有几个能突破到玄天境。

“真是没用!连三岁小娃都治不了。”云月娇对婆子一脸嫌弃。

她走上前,恶狠狠的一脚踢向云天月的心窝子。

想要一脚把她踢死。

砰!

云月娇的脚,突然被云天月脏兮兮的一双小手紧紧握住。

云月娇难掩诧异,见自己的裙子被弄脏了,一脸恶心的要抽回腿。

然而,纹丝不动!

她根本抽不回自己的脚!

云月娇气急,低头骂这个有些邪性的小贱蹄子:

“放手,否则我砍掉你的脏爪子!”

云汐月完全不为所动,反而勾唇一笑。

一个用力往后一拉,云月娇当即摔得个四脚朝天。

“啊!云汐月,我一定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云月娇咬牙切齿的刚骂完,头皮猛的一痛。

紧接着,她发现自己被猛地翻了个身,揪着头发拖着走。

“啊啊啊!你想干嘛,放手啊!痛死我了!!”

云汐月却无动于衷,将她拖到猪食边。

下一刻,抓着云月娇的头发,就直接按进猪食里。

“你要挖我的心?”

“你要砍我爪子?!”

“你要把我剁碎了喂狗?!!”

“这么喜欢让人吃猪食,想必你肯定很喜欢,那你多吃点!”

云汐月每说一句话,就把云月娇的头提起来重重按进猪食一次。

她稚嫩的奶音,配合她干净利落的举动,竟有种诡异的萌感。

“啊啊啊!好痛,救命,好臭,呕……啊!”

她也没避开石头,云月娇惨叫求救,没几下,就头破血流,彻底昏死过去。

云汐月见此,眉头都没皱一下,这都是云月娇该受的。

云月娇小小年纪便心理扭曲,当了七八年的庶女,女凭母贵,一朝成了嫡女,就变着法子唆使下人折磨原主。

此时,云汐月那张蜡黄干瘦的脸,像极了索命的恶鬼。

婆子吓得惨叫一声:

“鬼啊!你不是五小姐,你是索命的恶鬼!我要告诉夫人,夫人一定会弄死你的!”

婆子连滚带爬的跑了,就像身后有鬼追似的。

云汐月稚嫩小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也没去追。

她可不怕婆子口中的夫人,也就是她的继母柳若芙。

柳若芙从一个妾被抬为云府的主母后,表面宣称对原主兄妹一视同仁,背地里没少怂恿下人欺负她们兄妹。云汐月被放血,说不准就是她的注意!

柳若芙敢来触她眉头,她就敢把对方打的不能自理!

云汐月笨拙的起身,拍了拍手,疑惑的往屋顶方向瞥了一眼后,就离开了。

她得赶紧回自己住的院子,毕竟被抓来猪圈半个月,她一母同胞的二哥云风河,一定急坏了。

云汐月不知道,此时屋顶上,站着几十个掩去了气息的先天境高手。

他们看着云汐月面无表情的迈着小短腿,走着小外八离去的憨萌背影,全都齐齐狠狠咽了下口水。

他们的小主子,不到四岁,竟然如此敏锐,差点发现他们!

而且,原来小主子这么凶残的吗?!

随意就把年龄大自己十几倍的婆子的手,轻易拧断。

把自家姐姐的头,又重又快的按进馊臭的猪食里。

这狠劲,和他们大哥,简直一模一样。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一动不动的大哥云战天。

谁知,被云战天的此时表情吓了一大跳。

云战天双眼含泪,全是欣慰和骄傲。他不舍的目送着自己萌丑女儿像个斗胜的公鸡一样离去。

旁边的人小心翼翼的提醒:“大哥,您再不追上去,小主子就走远了。”

云战天猛地回神,眨了眨眼,有苦难言的摇头: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现身,会害死小月儿。亲眼看到她能保护好自己,我便安心了。”至于云家,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他女儿的人!

大家原本一头雾水。

但很快,似乎感觉到什么,脸色皆是一敛,厉喝道:

“谁在暗处鬼鬼祟祟,滚出来!”

这时,一声磁性低沉,充满蛊惑和冷嘲的声音响起:

“鬼鬼祟祟来东洲的,不是诸位阁下吗?”

话音未落,他们便见一个身穿玄袍、高大挺拔的男子缓缓显出身形。

他的脸上带着银色冰冷面具,只能看到一双如浩瀚星辰一般深邃神秘的眼眸。

“没猜错的话,这位是西洲大陆的云战神吧?不知来东洲,有何贵干?”

玄袍男子的出现,让众人气息顿时一紧。

先天境巅峰修为!

五洲大陆加起来,达到先天境巅峰修为的人,不超过十个!他们大哥正是其中之一!

这人难道就是传说中,东洲第一大国中的摄政王?!

听声音,竟如此年轻!

云战天负手而立,目光如炬的扫了一眼对方,却也不惧,淡然开口:

“只是看看故人。”

故人?

玄袍男子深邃的眼眸,淡淡的瞥了一眼方才云汐月离去的方向。

他冷沉片刻,似乎发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有趣的光。

“既是如此,劳驾云战神亲自去紫都见见皇室,避免有人冲煞了你。”

云战天微微蹙眉,去紫都,来回至少要两个月。

他半晌才缓缓额首,给他这个面子。

此时不宜打起来,这样行踪必定会暴露。

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

“你们留下,护着小月儿。”

云战天话音落下,人便瞬间消失不见。

……

云府西边偏僻阴暗的破败院子。

这就是云汐月和她二哥云风河住的地方,平时连个使唤的下人都没有。

送饭菜的下人,每次都是有一顿没一顿的送,甚至还经常送馊食给他们吃。

不过她此时无心多想,因为院门口喧闹不已。

“你们让开,我要去找父亲。你们到底把我妹妹带到哪里去了!”

一道身形消瘦的少年,他跛着脚要冲出来。

那些下人挡在他面前,推搡他不说,还偷偷用脚绊他。

云风河本就行走不便,一个不稳,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下人们捂嘴偷笑。

身边的柳管事也一脸鄙夷的说道:

“二少爷,你不知道自己是废物吗?能不能别老是给人添乱。大小姐病的这么重,五小姐身为妹妹,放点血给她治病,乃天经地义之事,你便是找到老爷又如何!”

“她们太过分了,我妹妹还这么小,怎么承受的了整日被放血!”

云风河目龇欲裂,挣扎着要爬起来去找妹妹,还没站稳就被下人故意再次撞倒。

柳管事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开口:

“没看到二少爷摔倒了,还不快去扶起来。”

下人立刻会意,假借去扶云风河起来,故意一脚踩在他的手指和脚上,用力碾着。

“啊!”云风河受不了惨叫,换来的是下人小人得志的讽笑。

还有下人故意大声说道:

“哎呀,二少爷又犯疯病了,快堵住他的嘴,别让他咬舌自尽了!”

那人说着,就去脱自己的臭袜子,眼看就要塞进云风河的嘴里。

他们每次都故意说云风河得了疯病,堵住他的嘴更加肆无忌惮的欺凌他。

身为下人,能这样肆意欺凌主人,这种扭曲的快感,让他们异常畅快。

云风河目眦欲裂,却只能绝望的看着令人作呕的臭袜子离他的嘴越来越近。

“狗奴才!谁给你们的胆子动他!”

一道嫩声嫩气的厉喝声传来,却依旧带着雷霆般冷冽的气势。

云汐月高高迈起小短腿,一脚跨进院子。

目光凌厉的一一扫过院子里的下人。

众人听到声音,吓得猛地回头。

看到的是蓬头垢面的小矮子云汐月。

众人顿时一头黑线。

他们刚才还差点被这个还没他们腿高的小杂种吓一跳。

柳管事更是翻了个白眼,嘲讽不已:

“哎哟,五小姐声音这么响亮,想必是吃的够多,都补回来了。怎么样,猪食味道肯定很不错吧?”

他们谁不知道,这段日子,云汐月一直住在猪圈吃猪食。

噗嗤!

下人都毫不掩饰的嘲笑出声。

云风河气得浑身哆嗦,这些畜生,怎么敢让她妹妹吃猪食!!

“妹妹,你别管他们,快回房间去。”

云风河赶紧给她使眼色,这些丧心病狂的混蛋,要不是他护着,他们连自己三岁的妹妹都想欺负。

云汐月倒是一点不生气,安抚的看了一眼云风河。

云风河原本是天之骄子,天赋卓绝。两年前为了救她,被人打断了脚。

经脉和丹田也被故意毁去,成了无法修炼的残废。

这几年,一直是云风河护她,从现在起,就由自己护他!

她一脸老成的摸了摸没肉的小下巴,云淡风轻的开口:

“这得问问云月娇,我回来前她都吃晕了,想必是还行的。”

管事和下人当即一愣。

五小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二小姐吃猪食吃晕了?!

这怎么可能。

管事色眯眯的打量着云汐月,眼珠子一转,猥琐的说道:

“五小姐,说谎是会被恶鬼抓走的。看来老奴有必要亲自教教你做个好孩子了。”

他迫不及待的要上前去抓云汐月。

云风河脸色猛地一变,他听说过,柳管事有那恶心人的恋|童癖好,怒吼道:

“柳大贵!你敢!!我妹妹是五小姐,你敢动他一下,我一定不过放过你!”

可管事完全不把云风河的话放在眼里,其他人更是一拳揍在他肚子上。

云风河痛到弯腰,见管事马上就要碰到自己妹妹。

他涨红着脸对云汐月喊道:

“妹妹,跑啊,快跑!”

柳大贵见云汐月连反抗都不会,越想心砰砰砰跳的越快,虽然是个丑不拉几的干瘦身子。

但一想到这可是千金小姐的身份,还是个嫡小姐,心里就越发激动。

三四岁的身体,正是最好的年纪啊!

云风河一脸绝望:“不要,放开我,妹妹你快跑!!!”

柳大贵却露出大黄牙,无比淫秽笑道:

“五小姐,别担心,老奴一定不会让你痛的……”

说着,伸出油腻的手去抓云汐月。

咔嚓!砰!

“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袭来。

下人们只看到管事肥胖的身子,一个抛物线就重重的砸在地上。

而三岁半的云汐月,一脚狠狠的踩在管事恶心出油的脸上,将他鼻子直接踩断。

“啊啊啊!住手、住脚啊!”

柳大贵惨叫不已。

下人们全都目瞪口呆。

有些人下意识的忍不住喊道:

“快放了管事!五小姐,你怎么敢打管事!!”

云汐月冷笑出声:

“本小姐一个主子,还教训不了一个奴才了?这种恶心玩意,我今日不但打了,还要杀了!”

话音才刚落下,云汐月伸手就拔了柳大贵头顶的束发簪,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脖子,又拔出来。

血,顿时喷涌如注。

柳大贵是柳若芙带过来的走狗,最是喜欢通过折磨他们兄妹,好去找云月娇她们邀功。

况且云汐月身为玄门族长,一看柳大贵的面相,就知道他有多恶心,这些年来,猥亵弄死了不下五十个孩子!

这种人不但该死,灵魂都不配存在。

云汐月垂眸,冷着眼看柳大贵挣扎痛苦的咽气。

看他刚张大嘴巴,要咽最后一口气时,快速的狠狠扎进他的眉心灵台。

云汐月突然掐诀,一串又一串诡秘至极的咒语从她小小的口中涌出。

周围突然无风自起,天地也渐渐变色,越来越昏暗。

此刻看着闭目,手里不停打着手决的云汐月周围,越来越暗,像是蒙了一层黑雾。

下人们吓得两股战战。

他们全都感觉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从脚底往头上涌,甚至隐约能看到黑雾中,似乎有鬼脸在狰狞咆哮。

“啊啊啊!”

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响起,像极了灵魂被彻底撕碎的声音。

所有人吓得猛地一抖,等回神,却又发现什么都没有,好似眼前的一切,全是幻觉。

下人们像是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道:

“这,这是祁灵师的手段!天哪,五小姐是祁灵师吗!”

祈灵师,是五洲大陆最尊贵的一种身份。

整个东洲大陆,据传真正的祈灵师,不会超过百个!

他们实力莫测,不但能趋吉避凶,还能卜算过去预测未来,更能看透人心!

云汐月睁开眼,冰冷凌厉的扫向下人。

可爱的小唇淡淡吐出三个字:

“还不滚?!”

下人们一个哆嗦,当即屁滚尿流的跑出院子。

“等等!”

云汐月又突然开口,下人们吓得腿一软就连忙对着云汐月磕头:

“五小姐饶了我们,饶了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

云汐月蹙眉觉得呱躁,呵斥道:

“住口!把这恶心玩意儿一起带走。”

下人们松了口气,连忙拖着管事的尸体离开了。

云风河目瞪口呆的看着迈着小短腿,一步步萌憨萌憨的走来的云汐月。

回神后,才眼巴巴的问道:

“妹、妹妹、你、你真是祁灵师?!”

云汐月是千年鬼王,更是差点渡劫成鬼仙。即使生前也是玄门最年轻的家主,并不打算一直扮成天真小娃!

她必须得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身份转变。

“嗯,我也才知道自己是祁灵师。我出生时天降异象,方才脑袋不小心碰了一下,脑子里多了很多祖宗的东西,觉醒了。”

云风河说的祁灵师,其实就是玄门的风水师,她也不算骗人,毕竟她生前是玄门有史以来天赋最高,实力最强的风水巨擘。

当年多少人一掷千金,只为让她算上一卦,她的风水卜算实力,她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云汐月说完,自己都一愣。

她突然怀疑,自己到底是三岁半的云汐月,还是当初的玄门家主云汐月。

毕竟祁灵师是有分先天传承和后天修炼的,难道她的记忆,其实只是一个孤魂的传承体?!

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

云汐月不愿去想这个问题,如今她就是她,在这个东洲大陆重新活了,成了个三岁半小娃。

这就是事实!

但即使只有三岁半,她依旧是威慑四方的玄门家主云汐月,更是玄门供奉的千年鬼王!不可能装傻卖萌,更不屑扮猪吃老虎。

在东洲大陆,越厉害的祁灵师,地位越是至高无上。

她有信心,很快,她将成为东洲大陆受尽万人崇拜的最强祈灵师!

心中刚充满雄心壮志,云汐月突然感觉自己身体悬空。

她被云风河轻松抱了起来。

“太好了!妹妹,我不用担心别人欺负你了,你太厉害了!么么、么么么!”

脸颊瞬间被云风河亲了好几口。

她扑腾着小短腿下来,顿时郁闷。

她还不到四岁,真的能用这五短身材称霸东洲?

此时,被云战天吩咐随时保护云汐月的云大云二几个,此刻躲在暗处,一脸纠结。

小主子这么强,怎么看都不需要他们的保护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