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巨作女配重生:九零娇妻被反派宠上天
  • 畅销巨作女配重生:九零娇妻被反派宠上天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狂野萝卜
  • 更新:2024-03-23 00:00:00
  • 最新章节:第7章
继续看书
《女配重生:九零娇妻被反派宠上天》是作者“狂野萝卜”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周妤顾野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顾野不当回事的人,周妤那时候更是没怎么在意,毕竟她是连顾野都不在意的人,怎么还会去在意一个顾野身边的人呢?但是她现在不得不注意这个人。作为一缕魂的时候,周妤常常能看见汤蜜在顾野的身边说她的坏话,即使那个时候周妤已经死了,汤蜜还是对周妤抱有很大的恶意,起初的那些日子,汤蜜来顾野这里帮忙的时候还是会有意无意地说起周妤的种种不是,不过被顾野警告过几次之后慢慢也就不......

《畅销巨作女配重生:九零娇妻被反派宠上天》精彩片段


顾野还没说话,他身后一人就发出了嗤笑,“怎么,嫂子又是哪里不舒服,又要来找野哥吵架了?人脸皮厚就是好,昨天还站在街口骂我们野哥,今天又巴巴找上门来,还得是你这样的女人才做得到。”

这句话刚一说出口,顾野后面的那帮子小弟也低低地笑出了声音。

“别吵。”顾野轻轻啧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周妤,没有说话。

不过周妤知道,他是在等她说。

按照上一世的记忆,昨天她确实因为一些小事在街上和顾野闹了起来,两个人昨天本来是要去产检的,最后产检也没去成,还让顾野在他这群朋友面前丢了人。

想到这里她咬了咬没什么血色的嘴唇,才想开口,又被后面刚刚说话那人给打断了。

周妤忍不住看了过去,看清是谁,她的眉心不由自主地一蹙。

那是个短发女生,一张娃娃脸,皮肤黑黑的,看着周妤的眼神有毫不掩饰的敌意。

不过周妤也不待见这个女生就是了,甚至,现在周妤看着女生的眼神,还带着点儿怨恨。

这个女生是她上一世死了之后才知道的,她的名字叫汤蜜,是顾野以前邻居家的小孩,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汤蜜从小就是假小子模样,跟在顾野的后头缠着顾野一块儿玩,后来长大了,也一直跟着顾野,顾野也一直没有把她当回事。

顾野不当回事的人,周妤那时候更是没怎么在意,毕竟她是连顾野都不在意的人,怎么还会去在意一个顾野身边的人呢?

但是她现在不得不注意这个人。

作为一缕魂的时候,周妤常常能看见汤蜜在顾野的身边说她的坏话,即使那个时候周妤已经死了,汤蜜还是对周妤抱有很大的恶意,起初的那些日子,汤蜜来顾野这里帮忙的时候还是会有意无意地说起周妤的种种不是,不过被顾野警告过几次之后慢慢也就不说了。

其实那个时候周妤看见汤蜜说自己的不好甚至咒骂自己的时候也对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怨恨,毕竟站在汤蜜的角度来看,周妤也是那个毁了顾野一辈子的人,顾野那时候年纪轻轻,摊上一个孩子,不是个拖累是什么?

所以对于汤蜜的恶言恶语,已经成了一缕魂的周妤,除了叹气,就是叹气。

而周妤现在对汤蜜会产生怨恨的情绪,也是有原因的。

汤蜜当时会帮顾野带孩子,但是也不是白带,顾野虽然挣钱并不容易,但是每次汤蜜来带上一天半天,他都会给足了钱,后来自己发达了,也没忘记给汤蜜安排工作。

活儿轻松,钱却不少。

而汤蜜在有顾野和没有顾野在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虽然算不上对孩子不好,但是绝对也算不上太好,能敷衍的就敷衍,能随便糊弄的都随便糊弄。

后来孩子被人贩子给拐走,也是因为汤蜜没有在约定的时候出现在学校门,那天,是汤蜜主动要求去接孩子的,就为着想和顾野一起吃饭。

她盛装打扮,姗姗来迟,到了以后孩子哪里还有踪影?

周妤想到孩子在学校门口可怜无助泪眼朦胧的样子就觉得内心一窒,后来更是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抱走。

她那时候想再死一遍的心都有。

思及此处,周妤轻轻地抬头看向了汤蜜,清澈地眸子里仿佛染上了寒冰,但是声音却软软绵绵地说:“都是我不好,昨天是我冲动了,汤蜜,你是顾野的好朋友,你说我怎样顾野才能原谅我啊?”

她刻意加重了“好朋友”三个字。

顾野听了周妤的话眼神的不耐多了几分,不过通过多年的了解,周妤看得出顾野脸色明显松动了一些。

汤蜜更是被周妤这忽如其来的示弱搞得一脸懵,周妤人本来就长得清秀文静,怯怯的双眸里似乎都能掐出水来。

她一直看周妤不顺眼,周妤长得好看,一张脸好像天生就看着单纯无辜,现在更加了,就好像是她把周妤给欺负了似的。

天杀的,可她说的可都是实话!

汤蜜先看了眼顾野,她看见他眉心里的戾气完全没有淡去的意思,她的胆子一大,于是说:“不然你给我野哥在这里磕一个?昨天你可让我野哥丢人丢大发了,弟兄们可都开始觉得野哥是个怕老婆的主儿,你这不表示表示道个歉,我野哥以后的面子往哪里搁?”

她说完这句话,顾野的心一沉,他的手一松,双脚沾地,刚站起来,不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陈圆圆就先冲到了汤蜜的面前。

陈圆圆的一张圆脸很是愤怒,她紧紧地捏住了汤蜜的衣领,“你说什么呢?你没看见小妤大着个肚子吗?你没听见她说自己不舒服吗?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他妈打死你我!”

但是她的力气哪有天天跟着男孩在外面混的汤蜜的大,汤蜜握着陈圆圆的双手一用力,就把陈圆圆的手腕反过来牢牢攥住了,被陈圆圆这样一搞,她也气得不轻,怒眼瞪得要冒出火来,“怎么?光有骂人的本事,没有道歉的本事?她不舒服关我什么事?她一句不舒服就能让昨天自己说出口的话都统统收回去?!”

她的话音刚落,手臂上就狠狠地遭了一口,汤蜜的手赶紧一甩,陈圆圆“啪!”的一声被摔倒了地上,但是她似乎一点都不怕疼,恶狠狠地说:“那小妤肚子里的孩子关不关顾野的事情?!孩子总不是假的吧?!”

汤蜜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陈圆圆,她忍着疼看了一眼自己被咬出血的手臂,蹲着身子就要狠狠的揍陈圆圆一顿。

“等等!”,周妤忽然出声了,她快步走到了陈圆圆的面前把陈圆圆的整个身子给挡住了,咬着牙关眼眸低垂着说:“你别打圆圆,我跪。”

胡山白了他一眼,“你小子还说到我头上来了,我告诉你,你现在不珍惜,有的是你后悔的时候!”

顾野想着周妤还在等自己,也不闲扯了,大着步子就往外面走,还轻飘飘地留下一句:“那就后悔再说。”

胡山听了之后愣了半晌才开始继续干活,嘴里骂道:“死小子。”

不推车的顾野走得可快,路过奶站的时候他停了一下,但是摸了摸口袋,他又走了。

到了原来的地方,却没看到周妤,顾野的心一沉,觉得自己是不是又上当了,周妤搞到钱肯定就屁颠屁颠给她爹去了。

他骂了自己一句蠢,转身就想走,后面却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顾野,这里!”

顾野回头,看见周妤坐在小卖部门口盛乘凉,一边喝汽水一边扇扇子,脚边还放着另外一罐汽水儿。

顾野的心里说不上来为什么有点松快,眼睛都跟着不经意间扬了扬,过去了。

“你倒挺会找地方的。”他淡淡地说。

周妤对顾野笑了笑,喝了东西舒服多了,心情也好了点,“站着肚子沉。”

她拿着没开的饮料递给顾野,“喏,给你的,你的钱买的,不准拒绝!”

在顾野身边呆了几十年,周妤知道顾野爱喝汽水,那个故事里她看见顾野做力气活得时候每次下班都要一口气喝上一整罐。

后来虽然他不做力气活了,但是这个习惯还是没改,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不过后来改成了无糖的。

顾野看了眼周妤的肚子,她不矮,但是因为太瘦,所以他总是觉得她特别小一只。

肚子比起他见过别的婶子怀孕时候的肚子也不算大,可在她瘦弱的身体上,就显得很夸张。

就像是一棵枯枝上面却长了一个硕果似的,好像摇摇欲坠似的。

顾野沉默地接过了汽水,把手里的烟掐了往小卖部旁边的垃圾桶一扔,侧过头对着空处呼出最后一口烟,“你在这等着,我去打车。”

周妤伸手挥了挥面前飘过来的烟气,眉心一蹙,心里想着一定要想办法让顾野把烟给戒了。

对婴儿有害不说,还忒难闻了。

“这你朋友啊?”顾野走了之后里面小卖部的老板娘探出头来问。

她刚刚就注意到了,还以为是小混混来了,没想到却看着和坐在店门口这文文静静的小孕妇很熟一样,不过吧,这熟悉里面好像又透露着陌生,看着忒别扭了。

周妤一怔,然后点点头很自然地说,“是我老公,不过我们才结婚不久。”

老板娘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眼睛一抬,干笑了两声,转身进去了。

“上车吧。”顾野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周妤的背后,他拿起了被周妤放在地上的伞。

周妤扶着腰转身,不敢去看顾野的眼睛,嘟囔着说:“这么快。”

刚刚她说的话他不会听见了吧?周妤忽然觉得有点难为情。

“你坐里面。”看着周妤没动,顾野催了一句。

周妤反应过来似的往里面挪,“哦,马上。”

车子启动之后,周妤还忍不住悄悄地打量了几眼顾野的神色。

他的表情淡淡的,没什么变化。

周妤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是有那份心要和顾野搞好关系的,但是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那句“老公”实在是有点进展太快。

反正她是觉得不好意思,就是心里真这样认为之后,这两个字情不自禁就冒出口了。

不过吧,顾野这人长得是真的好,他虽然天天在外面野,但是皮肤却很白,甚至一点瑕疵都没有,侧脸清隽锋锐,一双凤眼微微上挑。

周妤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顾野觉得自己抓着扶手的手都被自己的汗水给浸湿,他的心脏砰砰直跳。

天杀的,谁知道这女人今天又发什么疯,眼睛黏在他身上就没下去过。

再看他可要.......可要自己下车走过去了。

好在司机没有给顾野这个机会,广市的人民医院离刚刚那个位置并不远。

“两块二。”司机停好了车。

顾野下意识就要掏钱,他在口袋里抓了抓然后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你出。”

“哦哦,好。”周妤也想起来了,刚刚她只顾着看顾野去了。

司机看了眼后视镜,被着年轻的两口子慌慌张张的样子逗笑了,打趣道:“你没钱啊,要你老婆出。”

顾野从周妤手里拿过钱给司机,“没你的事。”

他说完就开门下车了。

周妤本来身子就沉点,她挪得慢了点,还不忘替顾野圆了圆,“您别和他计较,其实不是他要我出,是他的钱都在我这。”

外面扶着门的顾野一呆,本来还看着周妤下车的,悄悄地侧开了脸,盯着马路牙子。

司机更觉得有意思了,他笑着,“哟,看着凶巴巴的,原来还是个妻管严啊!”

周妤听了之后有点脸红,她虽然在顾野身边“飘”了那么好几十年,但是本质上她还是个没什么感情经历的人,被这样调侃了一下,她有些难为情,没说什么,赶紧下了车。

她心里却想,顾野肯定听见了,以周妤现在对顾野的了解,他指定会生气。

谁想当妻管严啊?

两个人刚进医院,周妤就赶紧把自己跟刚刚司机的那句话撇开关系,“顾野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管你的,你对我好我知道,但是你绝对不会成为妻管严的,你别生气啊!”

说完之后她还郑重其事地点头,好像是在赞同自己的话似的。

顾野沉默了一会儿,“.......嗯。”

他心里却忍不住想:她怎么又不叫老公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