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畅读全文
  • 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畅读全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狂野萝卜
  • 更新:2024-02-08 17:11:00
  • 最新章节:第30章
继续看书
火爆新书《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狂野萝卜”,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想到自己是素颜上场,又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输给了别人一成。尤其是姜清柔。她是看见了姜清柔的妆容的,不可置否的好看。姜霏又想到刚刚别人说的,现在评分也靠长相。她心里就更没有底了。上台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觉。禹司铭看着姜霏白着一张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想是不是姜清柔又欺负她了?刚刚珠玉在前,现......

《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畅读全文》精彩片段


岑时被台上得那个女人看得有些不舒服。

他愿意给她一次机会,无非是因为他很欣赏为自己争取的人。

再者就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之前在后台听见过得她的一番话让他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可是这姑娘也太不害臊了,她几乎是展示基本功展示了多久就看了他多久。

不过虽然岑时是一个外行人,但是也看得出来这个姑娘的基本功很是扎实。

所以她才敢在表演的时候光明正大的走神?

而且不知道怎么的,岑时总觉得这个姑娘看自己的眼神里居然有几分怜悯和鄙夷?!

他有点不懂了。

岑时又闭上了眼睛,眼不见为净。

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他还是不自觉就半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正好和台上那怯生生如小鹿般的眸子对上了。

姜清柔一张脸白生生的,看着他的时候也不同于别人一样带着点尊敬的疏离。

她打量他的时候大大方方的,甚至......岑时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

他觉得她的眼里还带着点儿对异性的欣赏。

真是胆大包天。

就不怕他真的计较起来了?

岑时微红了耳尖,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表演结束,这下分数就毋庸置疑了,连陈丽都挑不出一丝错处。

不过她还是没有打高分就是了。

但是综合下来,分数也不低,最后主持人把分数平均一下读了出来:“九十五点五分!”

这么低?姜清柔有些嗤之以鼻地挑挑眉。

不过还是甜着嗓子说了句谢谢评委就下台了。

那抹纤细的身姿又像小燕子一样很快就飞走了。

禹司铭看着她的背影,愣了半晌,觉得好像这姜清柔和姜霏口中说的姜清柔,还是有点出入的。

不过他大体还是相信姜霏的,毕竟认识这么些年了,姜霏的为人她最清楚,她从来不说别人的不好,除非被欺负得很了。

想到这里禹司铭觉得有点愧疚,因为他刚刚几乎给了一个最高分。

广播是实时的,后台也跟着听见了。

这一声播报,让整个候场室里面的姑娘都炸开了锅。

“姜清柔,九十五点五分?!”秦璐璐几乎是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

白珍珠虽然也惊讶,但是还是低声警告秦璐璐:“肃静。”

虽然她主持了纪律,可是候场室里低声讨论的声音还是不少。

“姜清柔怎么能考这么高的分数?是不是评分标准出问题了,长得好看也能加分呀?”

有女生弱弱的问。

另一个女生说:“还真没准,但是长相标致不是也只是选拔的由现项之一,虽然姜清柔长得好看是事实,可是老师说了,最看重的还是基本功的。”

这个女生就是之前安慰过姜清柔的女生,经过刚刚那件事情,她对姜清柔已经大为改观了。

“姜霏,你说呢?”有人看戏似的看向了姜霏。

姜霏本来也在惊讶着,明明姜清柔什么都不会,而台上的评委也有她的朋友禹司铭,怎么姜清柔就能拿这个稳稳能入选的分数?

她甚至还在想是不是姜清柔的大哥把关系伸到了评委里面?

但是在听到别人叫她的时候,她还是惯用了自己平时的表情,咬了咬嘴唇,一脸无辜,“不知道,听说清柔最近为了能好好表演每天早睡早起,可能休息的好所以发挥也好吧。”

这话出来很快就有人说:“还早睡早起!自打知道要考核以来咱们哪个早睡过?每天练到凌晨才睡!姜清柔这个成绩肯定是走后门得来的!”

虽然刚刚闹了那样一桩事,可还是有很多人根本就不信姜清柔可以这么轻易就变好的,平时她的行为大家也看得见。

姜霏瘪了瘪嘴,小声说:“你别说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说完这句话,眼里露出了几分狡黠,但是随即又开始想姜清柔的事情了。

心里又冒出了几分妒恨。

她已经认定是姜清柔的大哥找的关系了,毕竟要真的按照姜清柔的本事,能及格就不错了。

姜霏的心里又委屈又嫉妒。

凭什么?

白珍珠把姜清柔刚刚的话和表情尽收眼底。

以前她从没觉得过姜清柔的话有什么不对,现在想来......虽然听着好像是什么都没说,可是实际上大家能想到什么相信姜霏也是心知肚明的。

真是说者有心,听者无意了。

下一个就轮到了姜霏。

姜霏心里一沉,刚刚的风波闹的她有点心绪不宁不说,想到自己是素颜上场,又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输给了别人一成。

尤其是姜清柔。

她是看见了姜清柔的妆容的,不可置否的好看。

姜霏又想到刚刚别人说的,现在评分也靠长相。

她心里就更没有底了。

上台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觉。

禹司铭看着姜霏白着一张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想是不是姜清柔又欺负她了?

刚刚珠玉在前,现在看着弱不经风又面容寡淡的姜霏很入不了后面那部下小军官的眼。

他本来还想回头和团长说句话,却没想到团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闭目休息了。

他也跟着打了个哈欠,将就看了起来。

禹司铭看着看着,也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姜霏的水平。

姜霏也越跳越心乱如麻,明明民族舞是她的强项,但是自打第一次动作出错之后,她接连又出了两个错误。

跳到最后,她的眼圈已经红了,咬着牙,眼泪默默在脸上流着。

任谁看了都觉得会有几分怜悯。

陈丽叹了口气:“虽然出了点小错误,但是也是个好苗子。”

然后打了一个九十八分的高分。

旁边的评委心里不免悱恻:刚刚那个好苗子,你给个低分,现在这个出错的,反倒是给高分了。

不过她也给了一个很公正的分数。

禹司铭本来也想给个合理的分数,但是瞥见姜霏那张满是泪水和自责的脸,他心一软,打了个九十五。

小军官也看见了姜霏的眼泪,姜霏长得虽然不如之前那个姜清柔好看,但是看着也是但是那样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也是我见犹怜。

他忍不住说:“我感觉大体也还可以啊,不至于低分吧?”

看了这么多,他能确定的只是姜霏的舞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

岑时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他清冷一声:“重要场合哭哭啼啼,小家子气。”

于是把手握了上去,那双和姜清柔如出一辙的眼眸里却写着警惕,声音低沉:“清柔到时候有哪里做得不好,还请你多多海涵,小姑娘不懂事。”

禹司铭的心里一噎。

只说:“我在队里一视同仁,姜清柔同志要是有什么需要指点的,直接来找我就是。”

他觉得姜清止是要让他给姜清柔走后门。

贺炜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想阻止,却晚了一步。

姜清止露出一个笑,“禹导能够一视同仁是最好,我就怕妹妹在文工团受到排挤,不过小妹学跳舞的,想必在禹导身上也没什么可学习的。”

禹司铭的脸色一下就有点难看了。

意思是他会给姜清柔穿小鞋?

而且姜清止的话里面多多少少带着点儿瞧不起他的意味。

姜霏怎么不知道姜清止其实是在点自己,赶紧出来打圆场说:“表哥,禹导人很好的,要是柔柔在团里被排挤了我和禹导都会帮她的,平时柔柔要是有什么不会的我也可以教她的。”

姜清止“哦?”了一声,然后好笑的看着姜霏:“你的分数还不如柔柔,你教柔柔什么?教她洗衣做饭?”

他说完也不给姜霏反驳的机会,大着步子就走了。

贺炜见状,一脸为难地跟了上去。

姜清止怎么变成这样了?他这人不是还挺和善的嘛?

“你一下子又这么着急干什么?”

姜清止头也不回:“万一那个臭小子占我妹妹便宜怎么办?”

贺炜无语地闭上了嘴,他心想大哥你可省省吧,岑团长可是出了名的洁癖,从来不和人有什么肢体接触的。

等等。

肢体接触?

贺炜要是没记错的话,刚刚岑时是不是和姜清柔握了手?!

他顿时喜笑颜开,兴趣也上来了。

好家伙,今天有东西和卫首长报告了!

被这样闹了好出,禹司铭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他和姜霏说:“要不下次再约吧,等你去了文工团,我在请你吃饭。”

姜霏一愣,心里失落感很快就上来了。

不过,接二连三的被欺辱,她也没有这个心情了。

于是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没事的禹导,下次再见吧。”

二人又简单说了几句,姜霏就撑着伞开始往家里走。

想着今天的事情,她的眼泪又忍不住下来了。

姜清柔,怎么谁都向着姜清柔?!

还有那个姜清止,你给我等着,我迟早把你们一家违法违纪的证据都抓出来!

姜清柔特地绕了一个远路。

一路上她找了一些话题和岑时聊,岑时虽然兴致不高,但是人还是挺礼貌的。

到最后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问:“岑时,为什么刚刚不能和禹导握手呀,我怕他对我的印象不好了。”

心中微微向禹司铭道歉。

不好意思,先把你给卖了。

不过姜清柔也觉得本来也没错。

禹司铭和姜霏的关系好,姜霏那么讨厌她,不会在禹司铭耳边说她的坏话就怪了。

提前说一嘴,以后因为这种事情找岑时帮忙也情有可原了。

岑时反问:“他为什么会对你印象不好,他又不认识你。”

刚刚那个问题他主动略过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下意识会那么说。

姜清柔也很体贴地没有再提起,她忽而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条小路尾,拐角处就能进家里的小区了。

姜清柔知道,这边很少有人经过,旁边也都是高高的树,在继承的记忆里,原主小时候和哥哥们捉迷藏就总是来这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