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热门作品
  •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热门作品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朽木囧兮
  • 更新:2024-04-05 20:40:00
  • 最新章节:第33章
继续看书
很多朋友很喜欢《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朽木囧兮”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内容概括:原以为是又乖又奶又粘人的弟弟,平时文文气气,稍微大声吼就眼圈泛红,没想到居然有勇气向她表白。原本她并不想有个年下男友,但看着小奶猫弟弟如此乖巧便动了心,答应了交往。好嘛,没想到不是小奶猫是小狼狗,还是腹黑那种!这下子逃不掉了!“姐姐,姐姐,叫老公!”...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热门作品》精彩片段


季晚宁顺着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了江驰,以及坐在江驰身边的女人。


“咦,怎么有个女人坐在江驰身边啊?”顾雪柔疑惑着。

在整个学校,跟江驰走的近的能说上话的女生没有几个,季晚宁算是个特殊。

顾雪柔听季晚宁说过她跟江驰的关系,不禁有些好奇地问:“晚宁,你认识吗?”

那个女人不就是迎新晚会那天到后台找江驰,并且自称是他姐姐的女人吗?

她怎么在这?她跟江驰到底是什么关系?

季晚宁握紧了手,深吸一口气,冷漠地道:“我不认识。”

几个女生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季晚宁一直注意着江驰那边的动静。

江驰将剥好的虾放在凌月的碗中,用纸巾擦拭了她唇角的油渍,柔情地看着她。

看到这一幕,季晚宁的心跟针扎了似的疼。

江驰怎么能给人剥虾呢,他的那双手那么高贵,怎么能为一个女人做这种低贱的事!

她都没吃过他剥的虾,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

顾雪柔也看见了,心生一股妒意,感叹道:“晚宁,你看他们言行举止那么亲密,那个女人该不会是江驰的女朋友吧?”

季晚宁冷冷瞥了她一眼,非常自信地提醒道:“他没女朋友,他只有未来的妻子,那就是我!”

顾雪柔表面装作很着急的样子:“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江驰跟那个女人的关系好像不太一般啊!”

心里却在想,还他妈妻子,别人认你这个妻子吗?

“不用你烦!”季晚宁心情不太好,冲了她一句。

顾雪柔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喝了三杯啤酒,又撸了很多串,凌月起身想上个厕所。

江驰见她站起来,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凌月一脸茫然:“我去个卫生间。”

江驰脱口而出:“我陪你一起去。”

凌月:……

意识到自己过于黏人了,江驰有些不好意思,补了一句:“我意思是,你不知道在哪,我带你过去,在外面等你。”

凌月忍不住笑了:“不用,这地方我比你熟。”

虽然重新装修了,但基本设施的位置大体上没变,而且刚才进来的时候,她看见卫生间的指示牌了。

江驰听到她这么说,也没再坚持。

凌月走远后,唐飞神色复杂,实在忍不住了:“驰哥,你是不是对大嫂太黏着了?你刚才看大嫂的眼神,也太肆无忌惮了,恨不得吃了她似的。”

江驰白了他一眼:“你个单身狗懂个屁!”

之前在篮球场那边,光线昏暗,江驰还没注意凌月化了妆,直到美食街坐下吃东西,他才看出来她脸上的妆容。

看来姐姐为了今晚的表白,还精心准备了一番。

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要不是人多,他真的很想再亲亲她。

一句话让唐飞破防了,他高中时期谈过几段恋爱,结果大学时没追到一个妹子。

想起来一把辛酸泪,悲伤地喊道:“你们谁有认识妹子,给我介绍一个呗,我要求不高,好看就行。”

程柯:“我要求也不高,女的就行。”

宋一鸣:“我要求更不高,活的就行,括号-不限物种。”

江驰:“……”

程柯:“……”

唐飞:“……”

好家伙,比我都六!

凌月往厕所方向走去,顾雪柔忙扯了扯季晚宁的衣服,跟做贼似的鬼鬼祟祟:“她来了她来了!!!”

美食街人太多,凌月压根没注意到她们,若无其事地从旁边走了过去。

顾雪柔有意观察了凌月,阴阳怪气道:“长得还行,不过看起来年纪挺大的,应该比我们大不少吧!”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几岁,老姐,你是不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他看起来像是几岁的人吗?”凌阳觉得莫名其妙,“当然,十八岁啊。”

“哈?意思是他年纪比你还小十几天?”凌月简直不敢相信。

也就是说,前段时间他还是未成年。

她居然跟宋甜甜讨论未成年讨论的那么起劲,可太刑了!

呵呵。

“比我小有什么奇怪的,私底下,那小子见到我都要叫我一声哥!”凌阳看起来很骄傲,这小子总在某些事情上有奇怪的优越感。

凌月:“……”

“不说这些了。”凌阳不耐烦了,走过来揽住凌月的肩膀,表情坏坏的,“姐,你也上厕所吗,一起?”

“滚!”

“不一起就不一起,那么凶干嘛,怪不得一把年纪都找不到男朋友。”凌阳无情地吐槽。

凌月一记刀子眼神递了过去。

天生的血脉压制,凌阳没骨气地认怂,默默收回爪子,不敢多说,飞速开溜。

凌月上完厕所后,站在洗漱台前洗手,思绪却飘远。

她有个天赋,遇到任何不开心的事都能自我调节,直到把事情消化到最佳状态。

原来弟弟真的只是弟弟啊。

果然,是她异想天开了。

没关系,以后不会了,或许没有以后。

害,本来就没开始,哪来的以后。

凌月自嘲地笑了,洗完手,看着镜中的自己,调整好状态,却意外地在镜子中看到江驰的脸。

不是,她才喝了一罐啤酒,这就醉了吗,都产生幻觉了?

“姐姐……”如同第一次在电话中听到的声音一样,江驰温柔地喊她,音色缱绻又撩人。

哦,不是幻觉,这小子今天来这庆祝生日来着。

他应该喝了酒,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酒气,眼神朦胧溢着水光,脸颊透着粉嫩的红,看起来微醺的状态。

凌月转过身,故作不在意:“我刚碰见凌阳了,他说你今天生日?”

“嗯。”江驰点头。

“生日快乐。”实在不知说什么,就非常官方。

“谢谢。”江驰道谢,随后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地道,“姐姐,我成年了。”

凌月:“?”

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强调这个?

“成年了,以后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了。”江驰深情地凝望她。

这话实在太过暧昧,配合少年勾人的眼神,凌月的心脏又开始快速跳动,差点沉溺在那醉人的漩涡中。

要了个命了,这谁顶得住啊!

气氛拉扯到极致。

凌月本想问一句,成年能做什么事,但她目前真的问不出口。

她又不是无知少女,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这句话就是个坑,她不能让自己陷入被动状态中。

江驰见状,歪着头,漫不经心地笑了:“姐姐,不想知道什么事情吗?”

像是调皮的孩童在恶作剧。

“江驰,你是不是喝醉了?”凌月觉得他状态有点不对。

“嗯,是有点醉。”江驰倒没否认,凝视着她的脸,又暧昧地补了一句,“所以才敢说真话。”

妈的,这小子仗着喝醉酒就开始说胡话了吗?

凌月躲避他的眼神,表面风平浪静,内心慌得一批。

正在她不知所措时,门口响起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江驰,你在这啊,阳哥以为你掉厕所了,让我来喊你。快来吧,大家都等着你吹蜡烛呢。”

“要不要一起?”江驰征询着凌月的意见。

凌月松了一口气,忙摆了摆手:“不了不了,我就不去了。”

傅文彬看了眼凌月,觉得面熟,一时又没想起来在哪见过。

江驰没再强求,跟着傅文彬离开。

过道上,傅文彬的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刚才那个美女是谁啊,也太漂亮了吧!”

“江驰,没想到你喜欢这款啊!”

“这我就能理解你在学校为什么不谈恋爱了,眼光太高了!”

……

回包厢的时候,凌月有意在隔壁包厢门口停留了片刻,透过玻璃,她看到里面有一群人唱着生日歌,男女都有,全都是青春年少的模样。

江驰闭上眼睛许愿,紧接着吹蜡烛。

周围一片欢呼雀跃。

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江驰不经意朝门口看了眼。

凌月吓了一跳,赶紧回到自己所在的包厢,辛亏灯光昏暗音乐嘈杂,没人看出她的异常。

她坐在角落的位置,听着动感的音乐,拿起一罐啤酒猛灌下去。

一行人唱到十点半才回去。

宋甜甜的酒量不太好,喝了一些啤酒有些醉了,回家倒头就睡,怎么喊都不醒。

凌月给她卸了妆,用毛巾擦拭了下她的脸,最后才离开她的房间。

等凌月洗漱完毕后,不知不觉已到了凌晨。

半坐在床上,刷起了朋友圈,恰巧看到江驰刚刚发的一条动态。

只有一张生日蛋糕的照片,没有文字。

凌阳很快在下面评论——兄弟,恭喜成年[龇牙]

凌月思前想去之后,给江驰的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下一秒。

凌阳:?

凌阳:你俩啥时背着我加的微信?

似乎觉得这样评论当事人可能看不明白,凌阳立马发了微信消息过来:姐,你怎么有江驰的微信?

凌月很平静地打字:上次你生日,他送你回来,顺便加的,有问题?

凌阳:没。

手机没有新动静,凌月习惯性将无线网4G网都关掉,随后上床睡觉。

很奇怪,明明喝了酒,有了微醺的感觉,但她怎么都睡不着。

辗转几下后,还是打开床头灯,刷起了手机。

然后看到两分钟前,江驰给她发的一条微信消息。

江驰:姐姐,本来想喊你来吃蛋糕的,可惜你们走的早。

凌月想了想回道:没事,下次还有机会

看着发出去的话,凌月觉得有些不对劲,岔开话题:今天生日许了什么愿望?

江驰:说出来就不灵了

凌月:也是哈

江驰: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提醒

凌月:什么

江驰:与你有关

与你有关的愿望。

夜,静谧的可怕,任何动静都能无比放大。

凌月似乎能听见心尖发颤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子忽然变得无比清晰,猛地想起在KTV时他撩人的话。

——“成年了,以后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了。”

——“姐姐,不想知道什么事情吗?”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

吃过饭后,凌月抽空把车开了回来,回到家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既然李青青能找她的号码,那肯定也能找到李梅女士的,她毕竟是李梅的侄女,李梅会不会一时心软答应她什么。

这么一想,凌月立即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一遍没人接,又打了一遍。

铃声一直在响,就在凌月准备放弃时,那边总算接了起来,声音有气无力。

李梅说话一向中气十足,这次怎么会这么没精神,难道李青青已经对她下毒手虐待她了吗?

凌月心急如焚,紧张地问:“妈,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这午睡睡的正香呢,你这两个电话直接把我吵醒了!”李梅一头雾水。

凌月:……

好吧,是她想多了。

“妈,你要是接到李青青的电话,千万别相信她说的话,她让你出来你别出来。”

李梅顿了下,问:“李青青是谁?”

凌月:“……”

她这记性差的毛病真是遗传李梅了。

“你别管她是谁,总之你接到这种电话一律当做诈骗处理!”凌月十分严肃地警告着。

李梅完全没当回事:“行了,你妈我又不是傻子,能骗到你妈的人还没出生呢,没事先挂了啊。”

说着已经挂了电话。

凌月不放心,又给李梅发了条微信,大致把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当然那些记不清的细节省略了。

主要就说李青青在饮料中下东西时被她当场看见,最后成功逃过一劫。

李梅看到这条信息时,无奈地摇头,她这傻女儿哟,什么时候能长点心啊。

其实,李梅上午确实接到了一通电话,这个电话就是李青青打来的……

李青青从远房亲戚那儿好不容易弄到李梅的电话,她觉得自己好歹是李梅的亲侄女,看在她死去老爸的份上,李梅不可能见死不救,区区20万肯定会给她。

她迫不及待地打电话过去,嘴甜地喊道:“姑姑,是我啊,我是青青。”

李梅愣了愣,开口道:“什么青青绿绿的,我不买青菜。”

李青青耐着性子:“姑姑,我是李青青,你还记得我吗,我小时候你经常抱我呢!”

李梅:“什么李?李什么青?我不吃青李子!”

李青青快被她气死了,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开始卖惨:“姑姑,是我,你的大侄女李青青。姑姑,我记得我小时候你给我买礼物,那个粉色存钱罐我一直留着,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

其实,小时候我一直想联系你们,可是妈妈不让。但我现在长大了,她不能再阻止我。

姑姑,我真的很想你,本来打算今年过年去看你,没想到天降噩耗,我居然会得了跟我爸爸一样的病,化疗需要一大笔钱,妈妈压根不管我死活。

我想爸爸,想就这么死了去见他!可是我又不甘心,我还这么年轻,我舍不得姑姑!

姑姑,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你能借我40万块钱救救我吗?”

本打算说20万的,但李青青临时改了口,她从小就知道李梅嫁给了一个有钱人,40万不过够她买两个包包而已。

李梅不为所动,扯着嗓门大喊:“我家没有四十只碗!”

李青青:“不是四十只碗,是四十万!”

李梅:“什么,不是四十只碗,是十四只碗?”

李青青:“是四十只碗,不是十四只碗!”

李梅:“你要这么多碗干什么,我不是卖碗的!”

李青青:“……”

气的直接摔了手机,这个老女人,老年痴呆了吗?还是故意的?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姐姐,你嫌我年纪小,我会快快长大;你担心我跟凌阳的关系让你尴尬,那我就跟他断绝来往!”凌阳卑微地央求着,神色哀伤,小心翼翼的语气,“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我认定你了,这辈子,我认定你了……”

什么情况?

她没听错吧,这小孩是在跟她表白?可是他不是心有所属了吗?

今天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吗?

怎么桃花一朵接着一朵?

凌月还在愣神,凌阳的脸突然凑过来,随后轻轻吻上她的唇。

这个吻猝不及防,凌月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记了动弹,睁大眼睛,身体僵硬地承受着他的动作。

他的唇冰凉,带着淡淡的薄荷味,触碰着她的唇,辗转碾磨。

这是她的初吻啊,就这样被他夺走了吗?

凌月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双手推拒着他,想开口说话,却正好给了凌阳可趁之机,他把她抱的更紧了,肆意品尝她的芬芳。

接触的那一瞬间,凌月胸腔中的心脏仿佛要跳了出来,整个人跟火烧一样,耳根都红透了。

这种感觉意外地美妙,柔软香甜,甘之如饴。

凌月整个身体开始发软,被撩拨的心神荡漾。

她闭上眼睛,睫毛轻颤,整个人逐渐沦陷。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凌月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迅速逃离凌阳的桎梏,浑浑噩噩地去开了门。

“你好,外卖……”外卖小哥将一个袋子递了过来。

凌月从门缝接过外卖,将它放在餐桌上,此刻完全没吃东西的心思。

一颗心仍旧扑通扑通猛跳,凌月去厨房接了杯温水,然后一口气喝下。

过了片刻,她总算是平静了情绪。

他们这是在干嘛?

她下午还看见他跟一个漂亮女生抱在一起,晚上又跑来吻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事啊这是?难道这小子想脚踏两条船?

不管怎样,她才不要变成其中的一只船!

凌月越想越不是滋味,走到沙发前打算跟凌阳算账,她有些尴尬,但表面依旧装作很淡定:“你刚才什么意思?”

沉默,没有回应。

“喂……”凌月有些生气,本想继续跟他理论,猛然注意到凌阳已经躺在沙发上,脸颊发红,浑身无力,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怎么了?”凌月吓了一跳,赶紧蹲下身,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他的体温烫的吓人。

发烧了吗?他发神经下雨天打篮球,发烧也不稀奇。

凌月找到抽屉里电子温度计,一测居然发现高烧39度。

我滴妈呀!!!

好在凌月平时有备药的习惯,从药盒里找到退烧药,倒了杯水,赶紧给他喂了下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的衣服还湿着,继续穿着对身体也不好。

凌月沉思了片刻,决定把他身上的湿衣服给脱了,反正又不是没看过他的上半身。

少年躺在沙发上,因为发烧的缘故,微微气喘,面色潮红,有一种唯美的病态感。

凌月稳了稳心神,心无杂念地解着他衬衫上精致的纽扣,把他上身的白衬衫脱了下来,又用毛巾将他的身体擦干。

轮到裤子,她却犯了难。

她一个女人脱男生裤子不太好吧。

思考了一分钟,凌月决定豁出去了。

救人要紧,脱!

此刻她已经化身为凌医生,眼中无性别之分。

凌月舔了舔唇,双手颤抖着开始解他的皮带,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突然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