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精品选集
  •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精品选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朽木囧兮
  • 更新:2024-04-13 04:03:00
  • 最新章节:第25章
继续看书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原以为是又乖又奶又粘人的弟弟,平时文文气气,稍微大声吼就眼圈泛红,没想到居然有勇气向她表白。原本她并不想有个年下男友,但看着小奶猫弟弟如此乖巧便动了心,答应了交往。好嘛,没想到不是小奶猫是小狼狗,还是腹黑那种!这下子逃不掉了!“姐姐,姐姐,叫老公!”...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精品选集》精彩片段


江驰握住了阿强的手腕,眼神冰冷的可怕。

阿强本以为江驰只是一个没有本事的小白脸,压根没想到对方力气这么大。

他的手腕骨头都要被捏碎了一样,怎么的都挣脱不了,疼得他嗷嗷直叫:“啊啊啊啊,疼疼疼,松松松开,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饶命啊!”

周围有路人朝这边看,指指点点。

凌月最怕麻烦,不想惹事,更不想被人围观,在一旁劝道:“算了,我没事。”

听到凌月的声音,江驰身上的戾气逐渐消散,用力甩了一下手。

阿强一个踉跄,吃痛地捂着手腕。

凌月不想跟这两人扯太多,拉着江驰的胳膊离开。

阿珍本来对男友的遭遇很心痛,但在看到江驰的那一秒,目光紧紧盯在他的身上,再也移不开。

人都走了老远,依然往那个方向看。

她完全没想到世上居然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想到自家男友,没由来的一阵嫌弃。

本来阿强就是为女友出头才会被差点捏碎了骨头,但女友居然一点儿都不关心他,反而一个劲儿看别的男人,简直让他不能忍。

想到这里,他一个巴掌招呼过去,骂骂咧咧:“你这贱人,我为了你遭这种罪,你居然在我眼皮子下想男人!”

阿珍被扇懵了,反应过来后和阿强厮打在一起:“你居然敢打我!我打死你!”

旁边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立马拍了视频传到了网上。

标题取名为“动物世界的残酷斗争!”

视频很快火了起来,底下一些热门评论也被顶了上来。

“我去,第一次看到原始人打架。”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哪家动物园的猩猩跑出来了?”

“精彩,真精彩!”

-

地下停车场,凌月刚坐上车,正准备系安全带,江驰一言不发地将一瓶水递了过来。

凌月道了声谢,打开瓶盖喝了一口,发现江驰的状态不对劲,故意用玩笑的口吻问:“怎么了?小孩今天吃饭不开心啊。”

“别叫我小孩!”江驰言语中表达不满。

“哦,对不起。”凌月抿唇笑了笑,“大学生今天吃饭不开心啊。”

江驰没说话,神情别扭。

车内很安静,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别跟那种人生气了。”凌月拉了拉他的衣袖,“不值得。”

过了半晌,江驰才幽幽开口:“刚才我要是没赶到,那人会打到你吗?”

凌月愣了一下,没所谓道:“应该会吧。”

“那你怎么不跑?”江驰反问,情绪有些激动,“你就站着让他打吗?你为什么对什么事都无所谓的态度?”

凌月倒是没想到他反应这么激烈,将水放在一边,冷静地分析着:“关键我也跑不了啊,不过要真的被打了,我肯定报警!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姐姐,如果有人敢动你一根头发,我绝对不会放过他。”江驰看着她,拳头握紧,表情很认真。

凌月从没看见他这幅模样,心中微颤。

毕竟江驰在她心目中一直是又乖又奶的,跟那种暴戾嚣张的男生完全扯不上关系,但今天她居然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原来他也会发脾气。

或许他并不是像表面那么乖吧。

为了缓解车内的气氛,凌月故作轻松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轻笑道:“没事啦,我从不与人交恶,不会惹什么麻烦的。人生嘛,难免会遇到几个奇葩,不过我已经换房子了,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嗯。”江驰见她真的没有受到影响,这才放下心来,只是脸色依然不太好。

“中午没吃好,还发生了不愉快的事,要不晚上我们买点食材在家涮火锅,就当庆祝我的乔迁之喜。”凌月软声细语地哄着,“好啦,别绷着一张脸啦,笑一个。”

闻言,江驰的脸上终于出现点了笑容。

凌月轻叹,怎么搞得她好像在哄小朋友一样。

仔细一想,他才十几岁,可不就是小孩嘛。

中午吃了黑暗料理,晚上必须得好好补一顿。

反正江驰现在放长假,又住在她对门,过来吃也方便。

傍晚,凌月和江驰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火锅食材,什么火锅底料,蔬菜,豆腐皮,各种丸子,牛肉卷羊肉卷之类的,想着是庆祝,她还特地买了两瓶红酒。

火锅配红酒,想要的全都有!

其实凌月不怎么会做饭,平时叫外卖比较多,能做的只有煮面条和蛋炒饭,至于涮火锅嘛,这玩意儿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是个人都会。

将配菜洗干净,煮了火锅锅底。

一切准备就绪。

凌月举起红酒杯,目光看向坐在餐桌对面的少年,轻笑道:“江驰,祝你正式步入大学生活。”

江驰也举起手中的高脚杯,笑着道:“祝姐姐搬家快乐。”

该走的仪式完成,接下来正式开吃。

煮的是鸳鸯锅,一半辣一半三鲜,凌月不太能吃辣,但又觉得不吃辣没味,怎么说呢,就是很菜但还要吃。

这次买的辣包底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辣到变态,还没吃一会儿,凌月就被辣的不行,不停地喝水缓解辣度。

她的唇瓣被辣的红艳艳的,唇锋微翘,看起来更饱满了,一看就是很好亲的样子。

江驰注视着她的脸庞,因为吃火锅,她随手扎了个丸子头,将整张脸都露了出来。

她的脸很小,皮肤白皙,在柔黄的灯光下更显美艳动人,整个人漂亮的张扬,眼神却很清澈。

给人一种意外的反差萌。

在看到那张红唇后,少年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一下,不知道姐姐的唇吻起来什么样。

这种专注的视线实在太过扎眼,凌月被盯得不自在,看了他一眼,催促着:“你怎么不吃啊,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有吃的。”

“有。”江驰垂下眼帘,低声道。

“啊?”凌月没听清,烫了个毛肚放碗碟里。

江驰抿了抿唇,没再说话,仰头将杯中的红酒全都喝完。

将火锅炫完,收拾好残局,凌月准备休息片刻,却看见江驰坐在沙发上,嗓音暗哑地喊了她一声:“姐姐,过来。”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凌月直接不想搭理他,没再说话。


这小孩,太狠了!

昨天晚上在她身上弄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暧昧痕迹,除了最后一道防线没破,该做的差不多都做了。

他还让她……

想到那一幕,凌月就羞的面红耳赤,到现在还心惊肉跳的。

看他年纪不大,怎么懂那么多啊!

手指不由自主地触碰着嘴唇,凌月莫名觉得嗓子发干,她给自己弄了杯蜂蜜水,仰头喝了下去。

“你们俩聊啥呢,还不来吃早饭!”凌阳大声招呼着,“来晚了,没了啊。”

为了不让凌阳看出什么来,凌月喝完水赶紧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

“姐,这包子挺好吃的,在哪买的?”凌阳炫了好几个包子,喝了口豆浆问道。

凌月用勺子舀着碗里的馄饨,白了他一眼:“为什么就这么断定是买的,不能是我做的?”

“那可得了吧!”凌阳似是回忆起什么痛苦的往事,忍不住吐槽,“我还记得我小时候,爸妈不在家,我肚子饿了,你给我做东西吃,结果差点没把厨房炸了!”

凌振东先生是搞餐饮的,做的一手好菜,李梅女士享了不少口福。

不过他的一对子女却没继承到这种天赋,凌月和凌阳都不怎么会做饭。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厨艺增长了不少。”被揭发了糗事,凌月脸上挂不住,忙补救了一句。

其实说的也算是实话,起码她现在做的东西能吃的下去了。

凌阳明显有了心理阴影,表情不太好:“能增长多少,做出来的食物能看了?我还记得后来你确实不再炸厨房了,但却做了不少黑暗料理,这就算了,还总是逼着我吃,不吃还要打我!”

“……”

有吗?

她没这么暴力吧!

凌月呛了他一句:“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没有我你早就饿死了。”

那些年,凌振东和李梅都在忙事业,经常不在家,凌月作为姐姐,担起了照顾凌阳这个小屁孩的重任。

当时受到凌振东的影响,她还有个当厨师的梦想。

于是经常在网上搜一些做饭教程,一门心思地研究。

结果一看就会,一做就废。

也不知道哪个步骤出问题,总之做出来的菜不仅难看还很难吃,跟猪食一样。

然后,她自己不吃,毫无愧疚心地把凌阳当成小白鼠。

现在想起来,她以前做菜,因为怕做的菜不熟,所以总是开大火,煮的时间也很长,最后那些菜很黏糊的混在一起,看起来就没有食欲。

凌阳举着豆浆杯,一本正经:“感谢当年的不杀之恩。”

凌月:“滚!”

凌阳吃完了早饭,闲着没事,跟凌月乱侃:“姐,我真心劝你学学厨艺,最好报个培训班,这样以后找男朋友也有优势。俗话说,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凌月皱着眉:“你这什么大男子主义的言论,这年头做饭还分什么男女?”

凌阳露出惆怅的表情:“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为了你的未来担忧啊,你不会做饭,以后找个男朋友也不会做,两个人在一起不就饿死了吗?”

“?”

能不能说人话。

凌月简直气笑了:“我就不能找一个会做饭的男朋友?”

凌阳说起风凉话:“那你可能要到后厨去找了,然后找个凌振东那样的,毕竟这年头年轻优质又会做饭的男人可不好找哦。”

想到凌振东那圆滚滚的肚皮,凌月莫名想笑,拿起手机佯装打电话:“我现在告诉爸,就说你骂他胖!”


“天哪!这样的男人世上可不多了,不知道哪个女人能让大BOSS动心呢?”

……

凌月在一阵阵八卦声中结束了下午的工作,收拾东西时,小桃走过来跟她说:“月月,连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不是中午相亲才见过面吗?

凌月也没多想,把包放下,走进了连宫信的办公室。

“连总!”毕竟在公司,凌月还是毕恭毕敬,拘谨地站在办公桌前。

“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不用叫我连总。”连宫信扬了扬下巴,语调温柔,“坐。”

凌月没有坐下,疑惑地问:“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连宫信也没绕弯子,深邃的眸子看向她,直接切入主题:“关于这次相亲,你怎么看?”

“啊?”凌月懵逼了,什么怎么看,这次相亲不是应付差事的嘛,怎么还有后续?

凌月没有说话,却又听到连宫信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我对你印象不错,想继续下去,不知道你的想法。”

继续?继续什么?

凌月没听明白,想说些什么又不知怎么开口。

连宫信注意到她的表情,薄唇轻启:“要不要试着跟我交往?”

什么?凌月震惊地瞪大眼睛,说得这么明白,饶是她再迟钝,也听得懂他的意思了。

只是,怎么这么突然啊,难道就是因为这次相亲?

“凌月,打从我在学校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对你动心了,当时不想影响你学业,一直藏在心底。毕业后,我创办了与你专业相关的公司。”

“本来我没想过相亲,毕竟这太荒唐了,直到母亲给我看了你的照片。”连宫信深情地凝望她,“我一直在等你,可以试一次吗?”

凌月不可能一直单身,他不想再等待,不想在最好的时机错过她,所以选择主动出击。

这次相亲正好是个契机,让他莫名地相信他们两人之间有一种特殊的缘分。

“学长……”实在是太突然了,凌月心里七上八下,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

要说一点儿触动没有是不可能的,一个那么优秀的人一直在等你,甚至为了你开了公司。

她何德何能,她不配啊。

“你回去考虑一下,我等你答复。”见她迟疑,连宫信没有逼她,给了她思考的时间。

凌月缓了缓神,开口道:“好,学长,那我先走了。”

天有不测风云,傍晚回去的路上,乌云压得很低,浓厚密布,整座城市像是正在被一只巨型怪兽所吞噬,眼看就要下雨了。

回到家,凌月疲惫地躺在沙发上,也不知是不是受天气影响,心里烦得不行。

正在这时,李梅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妈……”凌月的声音有气无力。

“今天相亲感觉怎么样啊?”

“还行。”凌月敷衍。

“什么还行?”李梅又开始唠叨起来,“刚才我那老同学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儿子对你很满意呢,还说想和你继续下去,你什么想法?”

“还在考虑中……”

“还考虑什么啊,这么优秀的男人打着灯笼也难找啊,你要是错过了,后悔一辈子!哎,你跟妈说,你究竟想找什么样的啊?……”

凌月不想听她的唠叨,默默把手机放在一旁,也不知她说了多长时间,反正凌月去了趟厕所,再回来时发现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几声闷雷后,雨点急剧而下。

凌月起身把阳台的窗户关好,猛地看见对面的篮球场,一个人影正在雨中打篮球。

雨势很大,如同断了线的珍珠。

凌月没看清是谁,心中腹诽,神经病吧,下雨天打篮球!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凌月还没反应过来,凌阳已经走进来,自顾自地在厨房忙活。

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凌月总算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有些惊讶:“你这是要做饭吗?”

“嗯。”

这小孩居然还会做饭?

“要不要我帮忙?”凌月也走进厨房,站在流理台前,其他的她不擅长,不过煮饭洗菜什么的没有问题。

正要动手,凌阳却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了出去:“姐姐,不用帮忙,这些食材都是处理过的,你先坐着等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凌月也不想站着碍事,准备去洗漱,注意到凌阳穿着白T恤,想了想回到卧室找了件围裙。

这件围裙还是之前商场开业搞活动免费赠送的,原本想带回去给凌振东用,结果好几次都忘记了,没想到这次倒是派上了用场。

“还是系个围裙吧,一会炒菜油点会沾到衣服上。”凌月把围裙递了过去。

凌阳正在洗土豆,手上沾着水,看起来不太方便,他笑了下:“姐姐,你帮我系上吧。”

凌月踮起脚尖将围裙给凌阳戴上,随后又从他身后系了起来。

这一系列动作特别自然,看到凌阳最后的装扮,凌月忍不着打趣:“还挺像样的,长得帅又会做饭,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姑娘。”

还会开玩笑,看来昨晚的事并没对她造成什么阴影,她应该也不记得那个吻了吧。

凌阳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

心里却在默默地想,姐姐,以后你会成为那个姑娘呀。

饭菜很快做好了。

都是普通的家常菜,土豆炖牛腩,清蒸鲈鱼,炒土豆丝,蔬菜汤。

三菜一汤,看起来很有食欲。

“姐姐,尝一尝,看看好不好吃?”

凌月夹了一块牛腩,赞不绝口:“很好吃。”

说实话,她很佩服会做饭的人,别看现在做什么菜都有教程,但要把一盘菜做好还真要点技术含量。

比如她自己,那是真没有做饭天赋,也曾按照教程学做了几道菜,结果最后也不知道走错了哪一步,总而言之,就是黑暗料理难以下咽。

久而久之,也不想尝试了。

吃饭的时候,凌月突然想到了凌阳的事情,随口问道:“你看到凌阳官宣的朋友圈了吗?”

“看到了。”凌阳回答。

凌月哼了声:“这小子还挺有本事,对了,你认识他女朋友吗?”

“以前是一个高中的,见过一两次,不熟。”

凌月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凌阳该不会为了这个女生考的帝京大学吧。”

“好像是。”凌阳不太了解,只记得凌阳高中时似乎对隔壁班一个女生很感兴趣,下课时经常故意从她的班级门口走过,一天能走几十次。

凌月像是发现了惊天秘密,不自觉地笑起来:“这小子,还挺痴情,隐藏的够深啊。”

“姐姐……”凌阳突然喊她。

“嗯?”凌月抬眸看他,有些莫名。

“其实……我也是为了一个女生考的海城大学。”凌阳的表情很认真,不像是玩笑的样子。

“啊?”凌月有些吃惊,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

虽然她也是海城大学毕业的,但还没自以为是到认为凌阳说的女生是她,毕竟差了很多届,怎么想都不可能。

她向来对别人的私事没有兴趣,但觉得此刻应该说点什么缓解气氛,于是笑着道:“你们兄弟俩是约好的吗,追女生的方式都这么特别。”

“嗯。”凌阳没有否认,别有所指地道,“她是很特别。”

凌月垂下眼睑,一瞬间五味杂陈,却又听到他说:“与我而言,最特别的存在。”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凌阳:“回来拿衣服。”

两人一起乘电梯上去。

回到家,凌月开门进屋,正要关上门,凌阳站在门口跟她说:“姐姐,下周一晚上,学校迎新晚会,有我表演的节目,到时你来看啊。”

凌月迟疑了下:“下周一?”

“是啊。”

凌月明显没什么兴趣的样子,敷衍着:“到时再说吧,我也不知道那天会不会加班。”

说着又要把门关上,凌阳却在外面推着门,扯起唇角,笑了笑:“姐姐,你是不是在躲我?”

“啊?”凌月愣了下,否认,“没有。”

凌阳静静看着她,表情无辜:“我做错什么了吗?”

凌月失笑:“当然没有啊。”

“那你最近怎么对我爱答不理的。”

起初,凌阳并没有在意,比如国庆假期最后几天,他约凌月出去玩,她会拒绝,他以为她不喜欢人多,也就没在意。

再后来,他照常给姐姐买早餐,但她却提前叫了外卖,以此拒绝了吃他买的早餐。

“我哪有?”凌月无奈地解释,“就是平时上班比较忙,加上你在学校,我们见面自然少了,真不是在躲你。再说,我为什么要躲你啊,你又不是怪兽。”

听到这话,凌阳总算扬起了笑脸:“那下周一晚上,姐姐一定要来哦。”

凌月点了点头,关上门之后,忍不住倚靠着门板叹息。

说实话,她确实有意躲着凌阳。

自从知道这小子心有所属之后,凌月特意跟他保持了距离,虽然他们光明正大,心正不怕影子歪,但怎么说呢,就该有的界限还是应该有。

晚上,凌月追了一部动漫,正准备去洗澡,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了下来电显示,亲妈。

奇怪,这么晚了,李梅女士找她有什么事,她可不认为这通电话是来促进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情。

毕竟,李梅女士很少会想起她这个在外上班的女儿,更是很少给她打电话。

凌月按了接听键:“喂,妈。”

“月月啊,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吧?”

凌月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什么事?”

“我就知道你记不住!”李梅气得不行,“上次我跟你说我老同学的儿子还记得不,那个大老板,他已经回国了,所以你明天中午跟人家见一面,时间地址号码都给我了,我一会儿发给你。”

不知道为什么,李梅口中的大老板总让凌月联想到中年谢顶啤酒肚的大叔形象。

“妈,我明天要上班啊。”

“请假不就得了,上班哪有相亲重要,记住,穿妈妈给你买的那件衣服去!”

“妈,我不……”

凌月还想说不去,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紧接着,凌月收到李梅发来的微信信息—中午12点,邂逅时间西餐厅,后面一串手机号码。

去相亲也就算了,还被要求穿什么衣服去,什么世道!

算了。

天大地大,李梅最大!

凌月不能反抗母后的命令,毕竟李梅一生气,后果很严重,下面人别想有好日子过。

可是,那件礼盒被她放哪去了?

凌月实在想不起来,开始翻箱倒柜地找那个礼盒,最后总算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

打开礼盒后,凌月惊呆了。

这到底是什么衣服啊,这么节省布料,就非常性.感的蕾丝连衣裙,很能凸显身材的那种,超短,胸前大V领。

凌月站在穿衣镜前试了试,眉头微蹙,这他妈的能穿的出去吗?

不过……

她很少穿这种类型的衣服,这么一看她身材还是蛮好的,该有的都有,还挺傲人。

正在自我欣赏中,敲门声突然响起来。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