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浏览七零:靠本事吃饭,怎么军官大人还吃醋?
  • 全文浏览七零:靠本事吃饭,怎么军官大人还吃醋?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狂野萝卜
  • 更新:2024-02-06 22:19:00
  • 最新章节:第4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七零:靠本事吃饭,怎么军官大人还吃醋?》,主角分别是季侑魏昭昭,作者“狂野萝卜”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子季柔才上了山,不然也不会摔成这这样。季侑从那个时候性子就变了,更是几乎把这件事情都背在了自己身上,所以对于家人,他也是毫不吝啬的。尤其是对姐姐,城里的姑娘爱用什么他就托人买什么寄回来,只是季侑从没见她动过。季侑跟着季柔来了主屋,季父季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老两口看见儿子过来喜上眉梢,又往季侑的后面瞅了一眼,更高兴了。对视一眼,两个过来......

《全文浏览七零:靠本事吃饭,怎么军官大人还吃醋?》精彩片段


清晨来叫门的是季侑的姐姐季柔,外面的脚步声几乎一响起季侑就起来了,他飞快地把地上的被褥之类的卷起来往旁边的箱子里面一塞,在季柔敲门之前先打开了房门,

“姐。”

季柔看了弟弟一眼,然后往房间里面看了过去,季侑不动声色地把门缝遮挡住,出去把门给带上了,“她还在睡。”

听到弟弟对弟媳的维护,季柔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一笑,然后一瘸一拐地往前面走去,“那就让昭昭再睡一会儿,正好爸妈也有话要和你说。”

季柔的腿是小时候一次上山的时候摔断的,命都差点没了,那时候家里也没钱给季柔的腿做手术,所以就落下了终身残疾,二十五岁了还没嫁出去。

其实这两年随着季侑的高升季柔也不是没有媒婆上门来提,就前几天都是有的,只是季柔都给拒绝了。

人家怎么想的,季柔能不知道吗?她一个残废,自己都嫌弃,就别想着别人对自己是真心的了。

季柔想得开,季侑心里却总是愧疚难当。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季柔才需要常常上山弄点想吃的回来填补,那次就是季侑闹着想吃菌子季柔才上了山,不然也不会摔成这这样。

季侑从那个时候性子就变了,更是几乎把这件事情都背在了自己身上,所以对于家人,他也是毫不吝啬的。

尤其是对姐姐,城里的姑娘爱用什么他就托人买什么寄回来,只是季侑从没见她动过。

季侑跟着季柔来了主屋,季父季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老两口看见儿子过来喜上眉梢,又往季侑的后面瞅了一眼,更高兴了。

对视一眼,两个过来人都是一脸的了然。

累了一夜,起不来是正常的。

魏昭昭是十里八乡最美的姑娘,那皮肤更是白嫩得跟水蜜桃似的,他们这单了二十三年的傻儿子能不动情?

只要动了情,就好办了。

季侑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父母和姐姐都对这门婚事这么满意,更不能理解他们脸上那莫名的欣喜,他找了个凳子坐下,“爸妈,你们找我?”

季家人早就对季侑的冷淡习以为常了,冷淡不代表他不在乎,他就是这样性子的人。

季母和季父坐在一起,笑眯眯地看着季侑,本来想直接说事情,只是看了眼季侑还紧闭着的房门,忍不住先提醒说:“你们才刚结婚,还是节制点比较好,人家昭昭可比你小四岁呢!”

季侑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一张冰山脸差点崩了,不过好歹是当了团长的人,只稍微红了耳尖。

他清了清嗓子,“没那回事,昨晚都累了,睡得早。”

季母体恤道:“好了好了,我们都懂,我今天和你爸还有你姐在这里是想嘱咐你点事情,你好好听着。”

季侑欲言又止,但是这事解释多了也没用,反而尴尬,他狭长的眸子闭了闭,“嗯。”

季父点燃了烟杆子,抽了一口,“我知道你不喜欢昭昭,但是木已成舟,儿子,那天不管事情如何,人家姑娘的清誉确实是毁在了咱的手上,得认。”

季侑不认可父亲的话,要是父亲这一套拿到部队,拿到派出所去,那简直全都得乱套了。

他嗤笑了一声。

季母听了儿子这声笑心里也不是滋味,也跟着劝:“儿子,昭昭虽然是农村姑娘,但是也不差,人长得好看,还是个高中毕业生,你别觉得配不上你,你要再拖几年年纪大了,我和你爸看着都着急。”

季侑淡淡开口:“我在乎的是这些吗?”

季母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后面的季柔,才说:“昭昭这人本性不坏,你以后就知道了。”

季侑觉得说不下去了,起身准备走。

季柔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季侑,她腿脚不便,差点摔倒,季侑赶紧把人给扶稳了。

季柔看着季侑的眼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咬咬牙红着眼睛把话给说了出来:“侑侑,昭昭本性真的不坏,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就好好过日子,心里别有芥蒂了,好不好?”

季侑看着不顾自己摔倒都要和他说这句话的姐姐心里起了一股无名的火:

“她哪里好?是退我的婚好,还是污蔑我好?还是说她恬不知耻赖着我去部队好?”

这些日子心里的火气终于都发散出来了,季侑觉得心情都松快了不少。

除了魏昭昭的死缠烂打,更让季侑迅速妥协的就是家里人一个个苦口婆心抹着眼泪的绑架似的劝解了。

和魏昭昭结婚,是季侑这辈子到现在为止除了让姐姐去山上找吃食以外心里最恼怒,最懊悔的事情。

他说完就要走,季柔情急之下喊了出声:“昭昭她救过我的命!”

季侑身子一震,站在了原地,回头紧紧握住姐姐的手臂,“什么时候的事?你有没有受伤?”

他的眼里只有季柔,就像丝毫没有听见这句话里面的另一个人一样。

季柔的眼睛红了一片,很快摇头,哑着声音说:“没有受伤,那次我,我晚上想去地里看看,没想到遇到一个男的,他,他......”

季侑怎么听不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姐姐除了跛脚,长得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好,会招人惦记也不是稀罕事,可还真有人色胆这么大?

他咬牙切齿,一双眸子幽深如鬼魅,“是谁?”

季柔看着季侑的样子有点怕了,她紧紧的拽住季侑的手,颤着声音说:“我也没看清楚是谁,太黑了!不过你放心,我没吃亏的,是昭昭路过救了我,大喊了几声把人给吓跑了。然后把我一步一步从地里背着往回走,后来那人知道只有我们两个姑娘就又折回来了,我让昭昭放下我昭昭也不肯,是她背着我一路狂跑我才没遭坏事的!要不是昭昭,我,我可能已经......”

季柔已经哭花了脸,不敢说下去,后面的季母也是老泪纵横,季父的烟一口接着一口。

季侑又气又急,沉默半晌,阖了阖眸子:“为什么不告诉我?所以是魏昭昭救了你。”

“是,那天我们回去之后第二天就听说昭昭发了高烧,一病不起,去城里治了好些时候的病,再后来也许是病久了,性子就有点变了。”

退婚那事也是在那之后了,季家原本就对魏昭昭就愧疚的,所以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所以这次涉及到魏昭昭的清誉,季家即使心里有点顾虑,但也毫不犹豫。

季侑久久地看了季柔一眼,“真的没看清脸?”

季柔咬牙切齿,眼里都是恨意,“要是看清楚了,我早就报案了!”

她其实还有一点很感激魏昭昭,那就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魏昭昭也是一点都没有说出去的。

季侑淡淡的“嗯”了一声:“明白了。”

他是没有想到过魏昭昭还做过这样的事情的,只是恩情是不假,可魏昭昭对他做过的那些也不是虚的,两人也已经达成了协议,季侑顶多会多照顾照顾魏昭昭。

别的,做不到的就是做不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