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高质量小说阅读
  • 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高质量小说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狂野萝卜
  • 更新:2024-03-22 00:47:00
  • 最新章节:第15章
继续看书
热门小说《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岑时姜清柔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狂野萝卜”,喜欢其他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一进来就笑眯眯地说:“有点事情找你。”对于岑时的不起身迎接他也不介意,谁让他有事“拜托”岑时呢?岑时只想卫首长快点走,“什么事情?”不过他这么淡定地发问倒是让卫首长有点不好意思地,他不免心虚地眼神乱瞟起来,想着要不先唠点家常?岑时紧张了起来,刚要赶人走,卫首长就眼尖地看见了姜清柔带过来地那个盒饭,他走过去笑眯眯地拿过来:......

《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高质量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你去里面躲一躲。”

姜清柔看见他从来波澜不惊的脸难得的生出急切,于是也不问话,顺从地躲了进去。

桌子是外包的凹形,光从外面看是看不出来有什么的。

几乎是敲门声响起的同时,岑时毫不犹豫地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双腿正对着的是姜清柔缩成一团的身子。

他先低头,愧疚地看了她一眼,对着口型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抬头声音沉闷:“进来。”

本来还在琢磨外面人是谁的姜清柔忽然有些傻眼了。

男人的双腿就在她的面前,坐姿端正,双腿间的那团鼓鼓囊囊让她红了耳尖。

这,这么,大的啊?

书桌不大,里面有些挤,原先还觉得有些难受的姜清柔顿时心里不抱怨了。

卫首长一进来就笑眯眯地说:“有点事情找你。”

对于岑时的不起身迎接他也不介意,谁让他有事“拜托”岑时呢?

岑时只想卫首长快点走,“什么事情?”

不过他这么淡定地发问倒是让卫首长有点不好意思地,他不免心虚地眼神乱瞟起来,想着要不先唠点家常?

岑时紧张了起来,刚要赶人走,卫首长就眼尖地看见了姜清柔带过来地那个盒饭,他走过去笑眯眯地拿过来:

“你还会自己带饭了啊?是谁说家里没个人自己一个人做饭麻烦来着?”

那个饭盒让岑时心一跳。

也让桌子底下的姜清柔内心一惑。

卫首长在岑时对面坐下了,他人高腿也长,坐下的时候皮鞋不免往前一踢,踢得桌子“啪!”得一声响。

姜清柔这次不是装得了,她惊得下意识地往前面一挪,整个上半身都几乎靠在了岑时得腿上。

岑时得脸瞬间红到了耳根,他悄悄把左手伸下去捏住姜清柔地手,示意她不要乱动。

姜清柔顺手把男人的大手攥紧。

岑时心惊的低下头,对上的是她一双诚惶诚恐地大眼睛。

行吧,又害怕了。

是他让她躲着的,岑时也就认栽了,手没有缩回来。

不过还是对卫首长道:“你动作轻点。”

卫首长哈哈一笑,“你还心疼桌子不成?”

这句话让岑时有点恼,他和桌子底下那人肯定是知道他不是心疼桌子的。

目光匆匆往底下掠过,姑娘的眸子果然是带了点羞涩的疑惑。

“什么事情找我?”岑时赶紧把话题转回正轨。

掌心里的小手就像是烫手山芋一样,他想松开又松不开,所以只希望赶紧把面前这尊大佛给送走了。

卫首长心里正想着要怎么说呢,忽然就被这饭盒里的香味给吸引住了,他边说着:“做了什么这么香?”

边打开了盖子。

盖子一开,被封存已久的香味和热气就迫不及待地飘了满屋,岑时的肚子诚实地叫了一声。

几乎是下意识地低头,看见姜清柔狡黠地笑之后他带着点儿难为情抬起了头。

也跟着卫首长一起看了眼饭盒里的东西。

红棕色带着透明的是腊肉,黄澄澄的是鸡蛋,褐色的是香菇,白花花的是大米饭,还有绿油油的青菜。

颜色分明的,饭菜都有,看着就很勾人食欲。

是她自己做的吗?

卫首长看着也发馋,虽然刚刚已经吃过饭了,但是还是说:“我尝尝你的手艺!”

岑时却把饭盒一抽,“先说事。”

卫首长的心失落了一瞬,不过也明白岑时是不耐烦了,于是只能小心翼翼地开口说:

姜远还是不敢信:“柔柔你说真的?”

姜清柔:“比太阳打东边出来还真!”

“没哄我们?”齐芳虚着声音问。

姜清柔挽着齐芳的手娇嗔道:“妈,你还不信我吗?”

齐芳看着闺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心里忽然有底了,笑呵呵地抬头和大家说:“肯定是真的,柔柔才不会撒谎呢,以前她数学考了六分不也乐呵乐呵地回来告诉我们嘛!她不会撒谎的!”

姜清柔:“.......”

本来还有点沉默,可是沉默之后又很快被感动充斥。

在所有人都在乎成绩的学生时代,原主敢这样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考试成绩说给家里人听,不也正是因为被明晃晃的宠爱吗?

因为知道自己被爱着,知道自己不会被过度惩罚,所以原主虽然有些笨拙,可却从来不会隐藏自己什么,因为她自信,不管她怎么样家人都是爱自己的。

姜清柔很羡慕这样毫无理由,毫无保留,毫无底线的爱。

现在这份爱被她幸运地承担了,她更是下定决心要好好守护自己的家人,替原主,也替自己。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姜家就开始一片欢呼声了,姜清柔的碗里更是被夹上了吃不完的鸡肉。

她看着高兴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们心里也跟着发自内心的高兴。

大家一片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姜霏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

她基本上是最晚一个回来的,原因无他,就是不敢回家。

姜霏一直被家里人寄予厚望,最重要的是考核第一能有一笔五块钱的奖金,她妈妈早就想好这五块钱要怎么花了。

可是她却比姜清柔的分数还要低。

听见那边房子里的欢呼声,姜霏想死的心都有,心里更是嫉妒得不得了。

她得第一名的时候家里都没有这样为她高兴过,姜清柔不过是走狗屎运拿了一个第五名,也配?

路过姜清柔家里的时候,她还闻到一股浓浓的鸡汤味。

居然还炖了鸡汤。

她家连过年都不一定能吃得上的,就为了给她庆祝考核通过连鸡汤都炖上了?

姜霏心里更不服气了。

“小霏?”心里正妒恨着,面前有人叫自己姜霏也没注意,而是直直地往前面走。

那人一把拉住了她:“小霏,你回来的正好,你婶婶家炖鸡汤了,你陪爸去要一碗!”

姜霏差点没吓出声音,一抬眼,才看见了那个瘦骨嶙峋,嘴里还冒着难闻的酒气的男人。

她艰难地叫了声:“爸。”

想起他刚刚说的话,姜霏下意识就拒绝:“还是不要了,不就是一碗鸡汤吗?婶婶她不会给你的。”

这也是她讨厌姜清柔一家的另外一个原因。

明明自己的父亲和姜清柔的父亲是亲身兄弟,但是因为婶婶齐芳的阻止,即使姜清柔家过得比自己家好十倍不止,她也不准伯伯接济。

而姜清柔和她母亲齐芳几乎一摸一样,以前在舞蹈队的时候,她的吃的喝的宁愿分给别人,也不分给姜霏。

姜霏恨不得姜清柔一家马上跌入泥潭,也尝尝她平时日子里的煎熬。

姜义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叫你去你就去,你拿了第一,问你婶婶要一碗她肯定会给的。”

这话也不假,家里的别人齐芳都看不上,但是对姜霏还算好。

因为姜霏勤快,成绩也好。

可以她哪里拿的是第一?连姜清柔她都比不过,她相信姜清柔肯定在家里说了这件事情,说不定他们一家正在笑她。

姜霏把自己的手往外面拉,“爸,我这次其实......”

话还没说完,姜清柔家的门就开了,出来的正是姜清柔。

姜清柔是出来透透气的,她考核通过家里人太高兴的,父亲甚至都拿了点白酒出来庆祝。

她不喜欢酒味,就出来透透。

一眼就看见了那边的姜霏和姜霏的父亲。

她主动打了个招呼:“叔叔,堂姐!”

倒也不是好心打招呼。

姜霏的父亲姜义,可是个赌鬼加酒鬼,他走的方向就是往自己家里来。

姜清柔的印象里,她这个叔叔,简直是个败类。

年轻的时候他没少来他家借钱借粮食,不过没有一次还过。

自打下岗之后,每天就是喝酒,喝了酒就闹,还来她家闹了好几次,所以现在家里人都不待见他。

连姜清柔的爸爸看见他都只会叹气,不敢提供帮助。

本来你不仁我不义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道理吧?之前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帮助过。

可人一旦习惯了你对他的好,你不再继续对他好了,他便觉得你在针对他,看不起他。

姜义现在虽然表面上还是在巴结姜清柔一家,其实现在心里已经恨死了他们。

尤其是姜清柔的母亲。

后来他更是“大义灭亲”,把自己的亲哥哥给举报了,在这个一点风吹草动都要查上好长一段时间的年代,姜清柔的父亲更是因为亲弟弟的举报信被害得下半辈子都是劳改度过。

最后生病,死在了戈壁滩。

虽然这件事是姜霏推波助澜的,可是实际上去做的可是姜义本人。

所以姜清柔看这个叔叔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滩烂泥,臭水。

姜义听见姜清柔向自己打招呼还很高兴地过来了,“柔柔,你家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呢?”

姜清柔实话实说:“哦叔叔,因为我考核通过了,进文工团了。”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姜义本来根本就没在乎原因,只是客套一下,可当听清楚是什么的时候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什么?你考上文工团了?”

他事事都比不上大哥,两个儿子一个没考上高中正准备下乡,一个是看大门的保安,唯独自己的女儿是远远超过了姜清柔。

所以每次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姜义觉得好歹自己的女儿比大哥的女儿好多了。

可是现在姜清柔和他说,她也考上文工团了?那不是和姜霏一样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