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全章节阅读
  • 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全章节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狂野萝卜
  • 更新:2024-05-11 10:30:00
  • 最新章节:第4章
继续看书
岑时姜清柔是《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狂野萝卜”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白珍珠则眉心拧着含香了姜霏,“这是真的吗?”姜霏心里本来就乱了,她刚刚情急下的辩解居然忘了这么一茬,还正好就被姜清柔给抓住了这个把柄。她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没听清,我没听清秦璐璐说什么。”秦璐璐气得整个人都在抖,她对着姜霏大喊着说:“你放屁!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就是你告诉我的,好你个姜霏,我平时都是帮着你,你今天居然这样对我!”......

《你茶?我有大佬哥哥和军官老公!全章节阅读》精彩片段


姜清柔又看着秦璐璐,她从刚刚到现在一直不敢说话,躲在姜霏的后面瑟瑟发抖。

姜清柔学着刚刚秦璐璐的样子说:“秦璐璐,你怎么沉默了?是默认你就是一个冤枉我的间die了?”

秦璐璐听了这两个字就害怕,这话姜清柔说可以,她有人给她兜着。

普通人是说都不敢说,更不要说秦璐璐现在是被指认的角色。

她惶恐地摇头,“不是,我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

“那你为什么要冤枉我?冤枉我你有什么好处?”姜清柔紧接着就问。

快说啊,冤枉她就能得到好处的那个人的名字是谁?

秦璐璐心里彻底崩溃了,她指着姜霏说:“是姜霏,姜霏告诉我的!姜霏说你拿了她的报名表改了!”

听了秦璐璐的话姜清柔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训秦璐璐比训狗可容易多了。

姜霏脸上怪异的表情也让她很是满意。

白珍珠正要拉着姜霏去化妆,听了秦璐璐的话她忍不住替姜霏说话:“姜霏怎么可能和你说这些?她平时受了欺负从来都不吭声的,你自己胡诌不要扯上别人!”

其他姑娘听了刚刚还震惊的心瞬间平和下来了。

是啊,平日里姜霏受了姜清柔的欺负都是一声不吭的,这件事情就算是真的,姜霏也肯定不会声张的。

而且姜霏心地善良,为人大度,怎么会把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容忍别人说自己的家人呢?

姜霏自己也铁青着脸质问秦璐璐:“璐璐,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又来诬陷我了?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这样的话?我之前是从你这里听说了这件事情才知道的,你现在为什么要来反咬我一口?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是你传出去的!”

她知道表是她哥哥给她偷来的,虽然心里怨恨姜清柔把表给抢了回去,但是也不能在外面表现出来。

于是就把这件事情“无意中”透露给了秦璐璐。

可是闹了这样一出,姜霏哪敢承认是自己说的?

毕竟这事要是真闹了个真相大白,真正没有理的是她。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姜清柔就这么会说话了,平时她是只要人一质问就结结巴巴屁都放不出来一个的。

而且她还以为姜清柔根本不知道这表是她自己的,毕竟姜清柔那二哥帮亲不帮理也不是头一回了。

姜霏以为姜清柔自己也觉得是她那二哥帮她从姜霏这里抢过去的。

秦璐璐张大了嘴巴,现在她说不清自己是震惊还是害怕了。

一向温柔善良的姜霏居然会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

刚刚她也是在姜霏的默认下才敢那样对姜清柔的,怎么姜霏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了?

姜清柔听了之后心里更兴奋了。

姜霏呀姜霏,这个套你是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

于是她脸上的表情更加伤心了,如玉般的小手半遮面,“所以姐姐,你是因为听了谣言就这样对我吗?你自己有没有写报名表你不知道吗?她说的可是我篡改了你的报名表......”

说完她还真发出了几声弱弱的抽泣,好似站不稳似的跌落到了座位上,两只手遮住了一张可怜巴巴的小脸,肩膀一抖一抖的。

听完这段话就连白珍珠也心里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是啊,秦璐璐传的谣言就是姜清柔改了姜霏的报名表。

可是改的前提得是她姜霏填了不是?

既然姜霏都没有填过,为什么她不第一时间制止这个谣言呢?

就任由秦璐璐冤枉自己的堂妹吗?

姜清柔这段时间在舞蹈队里遭受了多少白眼,是有目共睹的。

姜霏怎么能这样?

有人去安慰姜清柔:“你别哭了,一会儿哭花了脸妆就毁了是不是?还要上台表演呢,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

白珍珠则眉心拧着含香了姜霏,“这是真的吗?”

姜霏心里本来就乱了,她刚刚情急下的辩解居然忘了这么一茬,还正好就被姜清柔给抓住了这个把柄。

她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没听清,我没听清秦璐璐说什么。”

秦璐璐气得整个人都在抖,她对着姜霏大喊着说:“你放屁!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就是你告诉我的,好你个姜霏,我平时都是帮着你,你今天居然这样对我!”

姜清柔差点笑得露馅。

她深吸一口气,做好了表情管理之后才把手放了下来,先是对刚刚安慰她的那个女生露出勉强的笑,“谢谢你,平时都没有人安慰我的。”

那个女生更心疼姜清柔了,她看着姜清柔通红的眼睛本来想伸手帮她擦擦眼泪,却发现泪水一滴都没有流下来。

她尴尬地把手放了下来。

姜清柔赶紧站了起来。

笑话,她怎么可能真的哭,这个时代的化妆品可不怎么防水,哭花了妆就亏大了。

她要拉拢秦璐璐那个好利用的蠢货。

姜清柔软绵绵地对秦璐璐说:“秦璐璐,我不怪你,我知道这事要是没有我姐姐的默许你也不会闹这么大,毕竟这个谣言的中心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姐姐,总不能是我让你来污蔑我的吧?”

然后她转头看向了姜霏,眼里都是失望,咬了咬嘴唇才开口:“姐姐,原来你竟然这么讨厌我,你心里有什么不平衡哪里觉得委屈直接往我身上来就是,为什么要拉上我的大哥?你知道我大哥当兵多不容易吗?你知道他为国家出了多少次任务,受了多少次伤吗?”

说到这里她很激动地提高了音量:“你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刚正不阿宽厚仁道的老兵呢?你知道现在流言蜚语杀死人吗?我大哥这多年勤勤恳恳为国为民,你难道一点顾虑都没有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是你这样对一个军人就不行,不仅仅因为他是我大哥,更是因为我们要尊重每一个部队里为祖国保驾护航的军人!没有他们就没有和平生活的我们!”

逐渐的,姑娘们的眼神又变了,甚至有的还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还有的小声惊呼:“我的妈呀,姜清柔也变得太好看了吧?”

刚刚她们还羡慕姜霏的天生丽质,现在看见姜清柔,才知道什么叫羡慕也没用,她们甚至都没有羡慕的资格。

因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这个水平。

明明五官还是那个五官,但不知怎么的,姜清柔就由之前那个艳俗的狐狸精长相活活变得像个嫦娥仙子一样了。

姜清柔看着这些人眼里的惊艳,不禁心想:什么是天使面孔,什么是魔鬼身材,什么是黄金比例。

都给老娘看清楚,羡慕吧,呆楞吧,都为老娘颤抖吧!

咳咳,跑远了。

姜清柔不会承认自己起来只是为了亮瞎这群人的狗眼的。

其实她也知道,她之所以这次在大家面前这样出众了一把也有原主的功劳。

明明脸好看身材也好,但是原主就是不会打扮,一张明艳张扬的脸偏偏喜欢扮纯,前凸后翘的身材也喜欢遮遮掩掩,反而显得上半身很是臃肿。

体态差,不合适的打扮,活生生浪费了自己优越的先天条件,看着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想要纯可以,但是要加上欲,想要保守不露肤也可以,但是要衣服合身,体现出曲线。

姜清柔也明显看见了姜霏眼里的惊艳。

心里又忍不住得瑟了起来。

怎么?觉得老娘还是之前那个拿着化妆品不会用的小姑娘?搞笑了,她姜清柔刚出道的时候什么都是自己来,化妆?小意思!

姜清柔大言不惭地觉得就她现在这个妆容,姜霏把脸画出花来都比不过!

什么叫底子,什么叫骨相,你懂不懂啊朋友?

更不要说老娘还不会借给你。

呸!你个白莲花!

秦璐璐看着姜清柔,觉得有点怪异。

怎么这女人的脸上会出现这么狂妄的表情?

就好像她蔑视全场所有的人一样?

不过秦璐璐清了清嗓子,冷笑了一句:“怎么?没话说了吧?默认了吧?”

然后她走到了姜清柔的面前,伸出手,“那就乖乖把化妆品交出来!”

说不定她也能蹭上点用。

姜清柔眉毛一挑,她刚刚不过是忘记说话了,怎么就成说不出话了?

她轻笑一声,然后直接问:“秦璐璐,你说得那么笃定,难道你看见了报名表不成?我记得报名表可是在茉老师办公室的抽屉里面,上了锁的......”

说到这里,姜清柔一副很震惊的样子,“你不会偷了茉老师的钥匙吧?”

她这话一出本来还在看戏的姑娘们也都有点困惑了。

是啊,报名表一直都是私密收起来的,怎么秦璐璐能看见?

比起改表,偷东西的罪责更大。

而且谁知道她偷了钥匙是不是只看了报名表?

万一改了点别的东西呢?

姜霏被姜清柔这句话震惊住了,这哪里会是姜清柔那样的草包会说出来的话?

她赶紧拉了一把秦璐璐。

秦璐璐听了之后更加慌怕,现在严打作风和纪律,谁想摊上“小偷”这样的骂名。

她无视了姜霏的拉扯,大声为自己辩解:“我没偷,也没看!你别冤枉好人,我连茉老师钥匙在哪里都不知道!”

姜霏听了之后脸色更白了,她怕秦璐璐把自己给供出去,赶紧就想说几句话。

姜清柔哪里肯给姜霏这个机会?她往前一步低头直视者秦璐璐,一张红润丰盈的小嘴动的飞快,“你没有亲眼所见就敢散发谣言,冤枉我占了姜霏的位置是吧?说!你造谣我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我哥哥是局长,你是不是外面派来的间die?要利用我诬陷我的哥哥?!”

这段话更是震惊了全场。

秦璐璐之前总是把“姜清柔走后面”几个大字挂在嘴边,姜清柔有个局长哥哥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看姜清柔今天这个理直气壮的样子,难道还真是秦璐璐在散播谣言?

间谍?别说秦璐璐了,就连姜霏的脑子都是一懵。

她也飞快地走了过去,“清柔,别说了,我不借你的化妆品,都是一个队里的,别闹的太难看了。”

然后转身要拉秦璐璐走,“璐璐,你也别太上火了,马上就要演出了。”

姜霏这话一出来,大家就都纷纷看向了钟表。

是了,还有不到二十分钟了。

想就这么算了?姜清柔心中冷笑。

不可能的。

要就一次性把她“姜清柔走后门”这根刺给拔了,不能留下任何隐患。

而且姜霏的真面目也该露一露了。

她又看向姜霏,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姜霏,你怎么说也是我姐姐,怎么刚刚秦璐璐冤枉我的时候你一声不吭,现在我对秦璐璐的说辞提出一点质疑你就这么急了?”

“你到底是我堂姐还是秦璐璐的堂姐呀?”

姜清柔说完,一脸伤心,甚至眼眶都红了。

大家看着姜清柔这个样子,心里也开始犯嘀咕。

怎么好像还真伤心了?平时这姜清柔不是老在舞蹈队里和姜霏对着干?什么时候关系好过?

最主要的是关于姜清柔占了姜霏位置那件事情,怎么秦璐璐一被质疑就不敢说话了?

有人小声说:“都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姜清柔和姜霏怎么说都是堂姐妹,姜霏这样帮秦璐璐,姜清柔伤心也是正常的。”

姜霏的脸又由白转红,她伸手去拉姜清柔,“清柔,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们再吵了, 毕竟大家现在都需要好好休息调整一下。”

姜清柔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姜霏的手。

真是大好人,原来是为大家着想啊?

她摇摇头,咬咬嘴唇:“大家休息固然重要,可是我的声誉就不重要了吗?在姐姐的眼里,我就是随便怎么牺牲都可以的吗?”

要装?谁不会啊,她演话剧还演过林黛玉呢!

姜霏还没开口,班长白珍珠先站起来说话了:

“那你和秦璐璐一次性把话说清楚,她冤枉你还是你冤枉她都说明白,别耽误姜霏化妆。”

然后她看着姜霏声音微微温和了点:“我带你去找老师借化妆品吧。”

姜清柔听了白珍珠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反感。

白珍珠在书里本来就是姜霏的好朋友,更是姜霏一路打怪升级的得力助手。

不过她也算得上正直,刚刚在她和秦璐璐之间倒没有偏向谁。

只是这姜霏现在敢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